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洁癖不拆不逆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凹凸雷卡洁癖 黑执事双夏 夏尔和啵酱双生cp
魔道聂瑶 聂曦耀 盗墓瓶邪 全职叶皓
大概是一个写文的渣渣
日常刻章 会发点图片

【all七】亡国.序

葫芦娃私设

这里的七指的是小七和小紫

具体设定可以看我以前的文.大概就是把七娃分成了两个人而已

亡国paro.





江南烟雨。

柒和梓不应生在皇室。他们适合于江南,而非这玩弄人心波谲云诡的皇城。他们适合的是那身白衣,而并非天子皇服。

他们想过,等他们有了能力就将柒和梓带到江南去。他们肯定会喜欢上那里,他们生来便是那样的人。只是,他们有能力时,世事已经变幻莫测,他们已无法遵守诺言。

“三年而已,陛下您们,已忘记我们了吗?”他们实在无法想象,有再遵守诺言的机会。柒身体靠在石碑上,白衣飘飘,紫色的眸中充满笑意。果然,他们是适合这样子的。梓手中握着一把白扇,缓步到他们面前,鞠躬行礼。

“梓...”

“陆陛下”温和如玉,这才是梓原本的样子。战场上挥动战矛的那般,只不过是被逼出来的。他所喜欢的,一直都是这样。扇面张开,纤细的手指握住扇柄,梓笑着。“是紫,不是梓。我是紫。”

“柒皇子与梓皇子,已经在那场大火中灰飞烟灭了”抚摸着面前的石碑,他转过身,看着还未清醒过来的他们,嘴角上扬。“我是七,他是紫。我们只不过是一介布衣。”

“紫今日前来,只是想问陛下你们一个问题”折扇掩面,紫一直是笑着的。他的眼中仿佛含着万千星辰般,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陛下你们,可有心悦之人?”

“柒...七.紫。”壹迈开步子,看着他们,嘴中的话语犹豫几番终是收了回去。他们自然是知晓的,只是...

“你们,还愿意吗?”

紫嘴角上扬,抬眸看了看天空。

“今晚的月亮真美啊”

【all七】翩蓝

感觉自己今天特高产x

翩蓝

他至始至终都欠着哥哥们。

兄弟之间理应是没什么亏欠的,哥哥们也从来没有觉得他对不起他们。但他不行。他无法忘 记,正是因为他才使哥哥们受烈火焚身之苦,正是因为他哥哥们险些粉身碎骨。他当然可以 找很多借口,来原谅自己说自己是无辜的。他可以,但他不想。他不认为自己无辜,所以他 一直都在自责当中。而当他发现自己对哥哥们感情时,更是恨不得让自己消失。

“够了吧.你够了吧! 哥哥们因为你受那么多伤害,你还想伤害哥哥们吗! 现在已经很好了, 不可以..不可以再让哥哥们恶心了。”

因为一直处于自我厌恶之中,直到晚饭时间小七还是没有回去。担心而出去寻找的六娃,在河边看见的就是全身冰冷,瑟瑟发抖小七。

六娃对小七发了火,那是小七第一次看见六娃生气,是因为他。

“你讨厌我们,不想看见我们,怨我们当初没有救你,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你不应该拿你的身体开玩笑!”寒冷的夜晚,还是在河边。小七的身体一片冰冷,本身就因为蛇妖的毒而导致身体要比哥哥们都差的多,这番下来生病是肯定了的。只不过小七没有想这些,他脑海里来来去去的都是六娃的话。

自己..讨厌哥哥?怎么可能,自己是喜欢哥哥他们的。不等小七解释什么,六娃便蹲下来,手臂穿过小七的膝盖窝和脖颈,将小七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小七身体很轻,完全不是男孩子应该有的体重。待会让五哥给他煮些汤吧,不喝的话灌也得给他灌下去。六娃这样想着,将小七带回去。小七很明显是不愿意以这样的姿势被六娃带回去的,但他本来力气就不大,而且身体还冻僵了,那微弱的挣扎甚至没让六娃感觉到。

小七后来不一次感叹,如果小紫一开始就在的话,他和哥哥们绝对不会误会了一年多。因为小紫会说出一些他想说,但却不会说的话。不过得到的就是小紫一本书拍过来,听着他说的你就是想我帮你背锅吧。然后笑着和小紫撒娇。

“六弟,你...小七怎么回事?感冒了?!”五娃刚刚将饭菜重新热了一遍,因为小七不在的缘故所以他们还没有吃。刚将饭菜端到桌上,就看见小七在六娃怀里面躺着,靠过去摸了摸小七的额头,才发现小七的额头发烫,而他的身体却冷到不行。

“小七你...是不是又去河边了,你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又是秋天,你这是要干什么...”大娃在一旁看见小七这样子有些担心,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握了握拳,看着小七这样子叹了口气,到旁边去给小七烧热水去了。

“唔...”小七脑袋发烫,头晕的很神智已经隐隐约约有些模糊。他身体差他是知道的,但不知道只是在河边待了一个下午就会感冒。又要麻烦哥哥们照顾自己了,哥哥们会觉得...很烦人吧。不能,不能再让哥哥们厌恶自己了。

小七看着二娃拿起被单想要盖在自己身上,迷迷糊糊的抬起双手挡住想要将被单推回去。不行,不能让二哥把被单给自己。二哥的身体本来也不是很好,要是二哥因为自己生病了那自己真的就应该去死了。

显然,二娃是不知道小七是这个意思。看着小七推开只以为小七还是在怨他们,哪怕是生病了也不想要他们照顾。平日里的理智和智慧此刻突然消失,按住小七的手将被单盖在他身上,略带怒气的喊了一句。“不许推!”

“唔..”察觉到自己二哥生气的小七有些委屈,他没有想麻烦哥哥们的...二哥还是生气了吗。为了避免他更加生气,小七听话的没有再乱动。躺在旁边的床上盖着被单,迷迷糊糊的望着身旁的哥哥们。

看着眼神有些迷茫的小七,二娃的怒火一扫而空。本来失去的理智全部都重新回到脑子里,坐在一旁的床上,暖橙色的眼睛注视着小七,似乎想要从他的眼中看出些什么。“小七,你真的那么讨厌我们吗。讨厌到生病了还和我们闹?”

“就算讨厌我们,你也不能这样对自己的身体”大娃将温水和药端过来,看着小七眼中有些不舍,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你真那么讨厌我们的话,我们离开就是,你不必”后面大娃说了什么小七根本听不清了,他听到的只是大娃说他们要离开...不要..哥哥,你们不要离开,不要走。

小七直接伸手捉住大娃的衣服,软绵绵的手没有用力,但却让大娃吓了一下。刚准备开口让小七好好休息不要伸手,他就看见小七因发烧而滚烫的脸上流满泪水。紫色的宝石眸子被一层层水雾所遮盖,小七的手捉着他的衣服,明明是无力的手,却仿佛让人觉得怎么样也扯不开。

“大哥..不要..你们不要走”泪水顺着小七的脸颊滑落,明明已经因为发烧而晕了头,却还是倔强的捉着对方的衣服,睁大眼睛看着他。似乎是在害怕对方会在自己闭眼的时候消失。“哥哥..别丢下我...求你们呜..我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哥哥你们”或许真的是烧糊涂了,小七拉着大娃的衣服,在床上将之前一直藏在心里的话吐了出来。

他从未讨厌过哥哥们,从未过。他只是一直在害怕,害怕哥哥们厌恶他,害怕哥哥们丢下他。

“不会的..我们怎么会丢下你”小七的话令六娃浑身一颤,曾经没有保护好小七而导致他被捉走身体虚弱的内疚再次涌上心头。六娃拉住小七的另一只手,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看着他轻声说着。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我怎么可能会丢下你。

“小七,你不讨厌我们的话,为什么平时都不愿意和我们说话呢?”二娃看着小七,他的智慧告诉他了,小七对他们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但他不敢确定,所以他决定趁小七发烧迷迷糊糊的时候,让他将真心话全部说出来。这是他们的机会,若是错过了,或许小七,就不一定会这么坦诚了。

“我..我呜..”小七听见这个问题泪水又流了下来,低下头不敢看哥哥们。“我害哥哥你们被丢到炼丹炉里面...我还用宝葫芦对付哥哥你们...我..我怕哥哥你们讨厌我...我真的..真的好喜欢哥哥你们..我不想你们讨厌我呜..”

“小七..我们从来没怪过你啊”二娃看着小七,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脑袋,感受到小七的颤抖继续安抚着他。从发顶一直到发尾,用十分温和的声音说着。“那时你被蛇妖洗去记忆,才会那样子做的。而且就算不是,我们也不会怪你。我们没有讨厌过你,我们也很喜欢你啊。”

“就算有讨厌,我讨厌的,也是你不爱惜自己。你知道你这样,我们很难过吗”四娃将药给小七喂下去,身体主动靠近小七为他取暖。这个傻孩子,如果他们真的讨厌他,又怎么可能和他一直在一起呢。

“唔..不..不一样”小七听见哥哥们的话,情绪似乎安稳了不少。没有再哭泣,抬眸看着哥哥们,“我..我对哥哥你们..不是兄弟的喜欢..是..爱人的喜欢呜..哥哥..会觉得我很恶心吧...呜..哥哥.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

二娃他们看着低声抽泣的小七,互相看了看,嘴角不经意的上扬。原来兜兜转转,他们与他,都是一样的吗。结果却都以为对方...

“一样的”

不要..不要讨..什么...?小七抬起头,看着哥哥们脸上全都带着笑容,很温暖很令人舒服的笑容。三娃直接上前将小七从床上抱在怀里,旁边的二娃连忙用被子包裹住小七免得他受凉。在他惊讶的目光中,轻轻吻上的他的脸。

“我们说了,一样的。我们对小七你,也是爱人之间的喜欢。只是我们一直都怕吓着你,原来你与我们是一样的。”五娃抬起手,旁边的水汇聚成一个葫芦的图案,他温和的笑着,比往常更加温暖。“我的心里,一直都是你这只紫葫芦。”

“哥哥..哥哥没骗我?你们不..不讨厌我?不会把我丢掉...?”在三娃怀中被被子包裹住的小七探出脑袋,看着哥哥们。他的手被哥哥们分别握住,无数的温暖传递到心底。“我们怎么会讨厌你,我们可是从出生就喜欢你了。你于我们而言,一直都是。”并没有安排好,但不知为何,哥哥们所说的,都是同一句话。

“得我之幸,失我之命。”

all七【戏子】上

看见有粮激动的说不出话啊啊啊啊
于是我就直接激动的把写了一半的文放出来了(捂脸)
设定是民国架空.哥哥们军官设定 小七小紫戏子设定
这里解释:小紫是原著被蛇精下毒而忘记哥哥们的实体化。小七小紫设定为双生,两人实际可以看做一人。一个活泼,一个冷静。小七是活泼的,小紫是冷静腹黑的。

在这国家,外患已除,内忧却远远没有停止。

别院在街角边,不似街头那般喧哗。别院的主人似乎很喜欢植物,明明已是秋至,但别院的花园中却依旧繁花似锦。火红的枫叶随着风缓缓的滑落至树下。

落红本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报酬随意,二位当真不再考虑一下吗?”只是今天的别院似乎有些吵闹,无数的官兵站在别院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像是在戒备着什么。而院中,穿着军装戴着肩章的几位长官正看着主位上的两人,话语间似乎有些不满。

“几位长官言重了,这不是报酬的问题。”茶杯被人缓缓的放下,主位上的少年直起身子,对着他们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我们只给自己愿意的人唱戏。几位长官的要求,恕我们难以答应”

“我们只是需要两位的配合而已”一直礼貌微笑着的二娃放下手中的茶杯,示意其余人稍微冷静一点。看着端坐在上面的两名少年“我们不会真要你们为他唱戏,我保证,中途会结束”

“如此,我们更不可能答应”小七从主位上站起来,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人。那双紫色的眼睛很清澈,只是带着些许的疑惑。不过几位长官显然不知道他在疑惑什么。“戏未唱完就中断,这是对我们的不尊重,我们不会答应。”

“所以几位长官请回吧”

“..十分抱歉,这个任务我们必须完成。如果两位不愿意配合,可能我们就要采取一些手段了”三娃和四娃已经站起了身,大娃见此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并不想要这样子,但他们实在太不配合,如果继续拖下去不完成计划,对他们这方来说是很麻烦的。

“几位长官是想要..强迫我们吗”小紫看着站起身活动了下手的三娃和四娃,皱眉的看着他们。他们是真的不记得他们了吗,打算和他们来硬的?当然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说,因为三娃和四娃已经用行动来说明了。两个人直接几步冲到小七和小紫面前,伸手就去扣他们的肩膀,是军队里最常用的擒拿手法,一般人不可能躲过。

只是他们忘记了,学戏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小七面对三娃擒拿的手段直接用一个转身就躲了过去,但那却是一个无法让人相信的动作。小七的身体直接擦过三娃的手然后躲了过去,简直就是和水一样柔软。至于小紫,一个后倒躲过了四娃的手,接着足尖踏在旁边的柱子上躲到了四娃的正后方。

“长官们真的以为,我们是你们可以随意捏死的吗”小七拍了拍长衫上的灰尘,毫不费力的与三娃周旋着。随后一脚踏在他旁边的柱子上,借力直接将自己送到了小紫身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所有的戏子都是要从小练起,我们的身体是软的。而且谁告诉你们,戏子就不会武功了呢”小七靠着旁边的小紫,看着刚刚想要擒拿住自己现在有些惊楞看着自己的三娃,嘴中发出一声轻哼。当他们好欺负吗,幸亏当初和师傅不仅学了戏还学了武功。否则现在肯定会被他们强逼着给那个家伙唱戏了。不过他们说中途会结束,是会发生什么事情导致结束吗。如果是有趣的事情话,参与倒是也无所谓,会很好玩吧。

“我们还不知道呢,C城内最有名的两位戏子,武功如此厉害”五娃见此嘴角略微上扬,拍了拍手挑眉眸子微眯的看着他们。这可是在他们意料之外的事情...不过他们应该不会是那边的人,否则他们不会是这样的反应。只不过那就不能来硬的了。“先前是我们鲁莽了,两位不如还是坐下来谈谈?三哥和四哥确实有些激动了,我们认为暂时还不用到这一步呢”换一句话来说,如果不坐下来谈谈,那就不是三娃和四娃两个人了。而是他们全部,即使小七小紫本领不错,二对六,也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们,也不是软柿子呢。

“谈什么”未说完的话语被封在嘴里,小紫的指腹抵在小七的嘴上。看着他摇了摇头,小七虽然不解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小紫身后看着五娃。“几位长官很厉害,我和小七比不过,长官想要谈些什么,便请说吧。”小紫很明白五娃的意思,他已经开口说要谈了。而如果小七再出言不逊或者什么,那他们强行动手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更何况,他们是戴着枪的。总归小心一点好。

“我们相信两位不是那边的人,不过也请二位记得,不要将我们说过的话告诉其余人”五娃笑着磨蹭着杯子的边缘,温润的茶杯沿口摸起来很舒服。抬眸,青色的眼睛里布满笑意,只不过这笑意中略带着一丝寒意。说出的后果是什么,都是聪明人,就不用多说了。

小紫听见五娃说出计划时,就知道他们这是很冒险的行动。那边的首领确实沉迷于戏也痴于戏,他们不同意那人一求再求他们也没答应,但那人也只是失望的走了。并没有命令手下的士兵对他们做什么,足以见证他确实很尊重戏曲。如果不是他的人品实在不好,他与小七并不介意为他唱戏,哪怕是没有报酬。毕竟这世上痴于戏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他与小七为那人唱戏,而他们则趁机完成刺杀任务...这是一场豪赌。若是他们赢了,那么敌方便是一滩散沙,他们要击败他们就很容易了。但如果失败了,没有成功逃出来,那就生不如死的待遇。他们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你们放心,我们有百分百的把握,两位不必担心你们安全”二娃看见小紫皱着的眉头,轻笑着温和的说道。这场局他们布置了很久,没有完全的把握他们也不会就这样采取行动。原先的计划不需要他们的配合,但是见了他们的功夫...若是他们配合的话,自然会更好不过。

小紫并没有因为二娃的话而有什么缓解,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虽然不怕,但他并不想拿小七去赌。正当他想着如何婉言拒绝时,小七扯了扯他的长袖。小七看着他,又看看了二娃他们,“答应他们吧,挺好玩的嘛”随后又在小紫脸色改变之前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小紫楞了下,随后咬了咬唇,思考了很久后轻轻点了点头。

“我们答应你们,不过,你们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开口的是小七,五娃扯了扯自己的手套,小七小紫的信用一向是好的,答应了的事情就不会反悔。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当然就不算事了。听见小七的话五娃笑着“可以,我们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小七并没有立刻说出他的问题,反而是一个翻身身体落入三娃身旁,修长的指尖直接挑起三娃的下颚。在他不可置信和发愣的目光中,轻笑着“陆家哥哥,你们真的不记得我了吗?”那声调似乎带着几分幽怨,让三娃楞了好一会。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对方挑起下颚给..调戏了??!立刻瞪了小七一眼,并且毫不客气的一拳向小七揍去。

小七并没有被打中,就像之前一样,他只不过是用几个转身就躲过了三娃的一次次攻击。而且毫不费劲的与三娃周旋着,最后大概是觉得这样没有什么意思便直接一脚踏在椅子的扶手上,然后借力翻身回到小紫身边,结束了与三娃的周旋。但他脸上依旧带着有些调侃的笑容。

“你干什么.”三娃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满和愤怒,他竟然被人调戏了?!开什么玩笑,他被别人调戏了,还是这个看起来比谁都清秀的孩子。这是在耍他玩吗?顿时等着小七等着他给自己一个解释,完全没有在意小七之前说的那句话。

“我只是想问个问题,你生什么气嘛”小七显然是因为三娃这幅模样心情很好,嘴角明显上扬对着三娃一副无辜的样子。又在二娃他们复杂的眼神中,将刚才的那个问题再次说了一遍。“陆家哥哥,你们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这下子便是所有人都傻眼了,陆家哥哥?!这么亲密的称呼,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子叫自己?不记得他们了...听见这句话的他们有些茫然,只是脑海里隐隐约约出现了两个唱着青衣的孩子...

“还真不记得了呢”小七转了转手中的一个手镯,看见他们这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平日里那样的他们这个样子...还真是有趣呢。“陆家哥哥,你们记忆力还真差呢。难怪会这样威胁我们”说罢直接将手中的手镯抛到五娃怀里,伸了个懒腰看着他们“你们的要求我们答应了,报酬等你们想起来再谈吧”

随后便直接走入后面的偏厅内,将一切事情都丢给小紫。

小紫见此脸上泛起无奈的笑容,叹了口气。又是将这些交给他了,答应他们虽然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但还是有点风险...也罢,他们的运气总不会糟到那种地步。只不过他调戏完他们就跑,这也太...等他们想起来,怕是会来算账的。

他清楚二娃他们的性格,他们不是会让自己吃亏的主。

“时间我们稍后会告知几位,几位请回吧。报酬就按小七说的,等你们想起来再谈。”小紫对着他们笑了笑,声音让六娃他们回过神来。显然小紫已经在送客了,只不过小七的话信息量太大,让他们一时间消化不过来。

“想起来..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大娃坐着揉了揉太阳穴,总觉得脑海里面有两个身影。但身影很模糊,唱着青衣的孩子..是谁?他们以前见过吗,脑海里面的人影愈发熟悉,怎么样都想不起来让他很苦恼。

“是与不是,等长官大人你们想起来就知道了”小紫嘴角上扬,看来他们是有点印象了。不过既然一开始许诺的是他们,他就这样告诉他们可就太对不起他自己了。小紫可没忘记,三娃和四娃对他们动手的事情,以及五娃威胁的话语。他可是非常记仇的。

“我们的戏台要开始了,几位长官请回吧,恕我们不便招待了。”小七小紫虽说是只接自己愿意接的戏,但每一个月他们也会摆台子。与他们戏班的人唱上几曲戏,而这几曲戏则是只需要买票就可以听的。每个月他们的戏的票都会在刚开始便一扫而空,甚至求也求不得。所以很多人都会早早的就去等候,就怕错过时间。

小七和小紫的戏还有个规矩,但凡他们开了嗓,即便是有票也不会让人进去。票数的金额会双倍退回,但是戏却是听不得了。只不过凡事也有例外,如果是小七小紫允诺的人,便是可以通融的。

既然戏台要开始了,小紫自然有理由不去招待二娃他们。但是就这样离去二娃他们觉得有些不甘,五娃思索一番后抬眸,青色的眼眸里带着淡淡的笑意。“早闻两位的戏名震全城,不知我们可否有缘一听?”

五娃其实是不想走的。不仅是他,二娃他们同样不想。因为小七的话给他们带来的信息太大,再没搞清楚事情钱他们并不想就这样离开。但却也没有办法。

“我们有我们的规矩。我们的票已售完,所以即便是几位长官也只有抱歉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们也就只能走了。只不过这个手镯是什么意思?五娃靠着身后的椅子,紫色的水晶镯子透过阳光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偏过头,他将手镯丢给二娃。“二哥,你对这个有印象吗?”

“没有”二娃接过手镯仔细看了看,试图在脑海里寻找与这个手镯有关的信息,但结果是一无所获。他们不清楚小七将这个手镯给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是用来传递某种信息,还是这跟他们之前的事情有关系?这算是一个提示?

“很熟悉”四娃想着小七小紫的样子,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他却怎么样也想不起是为什么而熟悉。他们小时候见过...完全没印象呢。不,也不能说是没印象,是模模糊糊有点印象,但是却什么将这个记忆完全唤醒。

然而正当四娃思索时,六娃那边传来一声大叫。四娃皱眉不满的看过去,就见六娃直接躲到一边,而他刚刚所在位置旁的桌子上,是一道裂痕。三娃给砸的。“我说三哥你够了吧,用得着拿桌子泄气吗。”六娃抱怨的声音中却带着一丝调侃,他知道三娃是因为想起来被小七调戏所以给气的。但正是因此才觉得有趣。

“闭嘴。”三娃瞪了旁边不嫌事大的六娃一眼,怎么想还是怎么生气。他竟然...他竟然都会被调戏?活久见好吗?而且那个家伙还,还一副无辜的样子。真是...

“三哥你再捏杯子就碎了”

【all七】惩罚游戏

惩罚游戏
看了手书惩罚游戏之后就一直超级想做.

然而不会所以就想着写下来了
黑七是私设.七娃被迷惑那一段时间阴暗人格的实体化.我的all七的七一直指的是小七和黑七两个人w 

“你们是打不赢我的。” 

“那么换一个有趣一点的怎么样?” 深紫色的眼瞳中染上了黑暗,少年玩弄着手中的纸牌,透过光深紫色的项链折射出夺目的光泽。套着一身黑色的连帽衣,将脖颈的围巾取下放在一旁,看着面前的一群人嘴角勾起。

 “谁来”少年单手撑着脑袋,白色的手套显得双手修长。眼中的黑暗愈来愈深,带着戏谑与玩味的神情。

 ...... 

“呐轮到你了,快点出牌咯”靠着椅子玩弄着手中的牌,黑七看着面前的五娃抬起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环视了一圈旁边站在的其余五人微笑着。 

“我正在思考”一如既往的优雅高贵,青蓝色的项链发着光芒。看着手中牌微微皱眉,望着黑七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桌子上的黄色4,要不要出Draw Two这点上思考着。UNO可是第一次玩呢,真是让人苦恼。

 情况完全相反的黑七露出擅长的营业化笑容,晃着黑色的皮靴指尖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在安静的房间中回荡。

 【手上是有Draw Four吗?吗?吗?吗?】

 真的是..超好笑的呢。犹如对蝼蚁一样,那张精致的脸上露出笑容。 惩罚游戏,还真是欲望满满呢。修长的双手搭在双腿之上,舔着唇瓣的黑七玩味的看着他们。露出奇妙的表情藏起真实的自己,不就是这个样子嘛..

 指尖磨蹭着一旁的玻璃杯,深红色的液体在杯中晃荡着勾勒出波纹。真是美丽极了,就像那些易碎的瓷器一样呢...把你们的跑道路口全部封锁起来吧,因为想要看着你们露出一脸呆滞伫立的样子啊。

 淡紫色的纹路密布在白色的门上,感受到目光黑七抬起头,与二娃他们对视着,指尖轻轻的推倒玻璃杯,看着深红色的液体一点点从桌上滴落到地面轻笑着。

 “你们应该懂这并不是原地转三圈旺一声就算的事情呐..对吧?”崩坏一样的笑容,眼中一片黑暗,像是对于蝼蚁一样的怜悯。

 “当然知道”纸牌落于桌上,五娃轻抿了抿杯中的酒。不过是卡牌游戏呢,封锁了我的道路话,那就离开地面给你看看吧...

 在牵动着这世界丝线的另一端就是一脸傲慢的你嘛.. 

“来吧换你了,请慢慢来吧”一脸轻松的看着对面的人,五娃轻笑着举起手,与黑七先前一样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别那么着急好不好,我正在想”皱着眉清冷的回答道,扫了眼手中的牌看着桌上面的红色三。要出skip吗..啧,思考着抿了抿唇瓣,真是讨厌呢..

 太自信了呢小紫儿..游戏才刚刚开始,五娃脸上一如既往是那温和的笑容。

 【Reverse应该是也可以的吧?吧?吧?吧?】

 我好期待呢。五娃微微打开手中的折扇,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惩罚游戏,生死自由哦。小紫儿..想要用沉默隐藏住真实自己但却是错漏百出了呢..早就看出来了哦。真是有意思极了..UNO 

看着对面人儿沉默的样子晃荡着双腿,五娃偏头看了眼三娃,轻笑着做了个唇语。把轨道栏杆放下来吧,想要看看小紫儿你瞪大眼睛僵在那里的样子啊。金属的铁链出现缠绕在门上,顶死在门板上,这样就跑不了了吧.. 

二娃拿起旁边放着的糕点轻咬了一口,味道不错呢。琥珀色的双眸如金色阳光一般的温和,声音还是跟以前一样是那么温柔。 

“小紫儿应该懂这并不是喊喊哥哥服个软就算的事情对吧?” 

铁轨栏杆,我们会停下来等着你的哦。时钟滴答滴答的作响,指针的声音是那么清脆呢。三娃玩着棋子,脸上一如既往的轻蔑。在你呆呆听着当当响着的钟声同时。

 “输赢还未定”纸牌落在桌上,黑七看着哥哥们脸上露出公式化的笑容。

 要不要出wild呢..五娃看着桌面上的绿色0思考着。 

相反的黑七手撑着脸颊,望着手中的卡牌.. 

【准备进行制裁了吗?吗?吗?吗?】

 要结束了吗... 虚幻的一片,银白色的空间,没有任何的约束存在。在眼前延展的银河,在宇宙空间中不管是天地或白鹭或乌鸦都不可能判别。

 黑七看着身上不知何时的绑上的东西,瞳孔微缩。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绑在我身上的这个是什么呢?

 惩罚游戏..不过却是大逆转呢... 

“把数字之外的卡片留到最后是不行的呢,对吧?”放下手中的酒杯,五娃依旧是一脸温和的看着黑七,站起身。明明是如此温和的表情,为什么会让人这么颤抖和恐惧呢..?呐,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真是让人臣服呢。 

“输了...”惩罚游戏,但是一切都没有了啊...黑七发愣的坐在原地,看着绑着手腕的东西。真是无法相信啊...我该不会只是被拿来练刀的吧...?完全无法动弹呢身体..眼中的黑暗一点点的消去,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纸牌 为什么会这样呢.. 

“惩罚游戏,真的像卡通一样呢”将黑七从板凳上拉起抱在怀中,五娃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软发。一脸轻松的说着,手指搭在他的脖颈轻轻划动,小紫儿..

 “你懂这并不是喊喊哥哥服个软就算的事情对吧?” 

惩罚游戏..完全笑不出来啊...被抱着的黑七发愣,扭过头看着一脸微笑的的五娃。 “在牵动这世界的丝线另一端是谁呢..?” 

“是啊是谁呢”五娃轻笑着,抱着怀中的黑七反问道。

 “小紫儿输了哦”亲吻着他的脖颈,满意的看着怀中的他颤抖着身体,看着被操控的丝线越来越紧。望着旁边的二娃,嘴角勾起单手捏住黑七的下颚,抬起让他与自己对视。 

“我的命你们随时可以取走”沉默的回答着,眼中是一片死寂。本想低着的头却一直被五娃强迫抬起,冰冷的触感让身体微微打颤。六娃将一个镶嵌着紫色水晶的项圈扣在黑七的脖颈上,满意的亲吻上他的唇。

 “我们怎么可能要小紫你的命呢,你可是我们最爱的弟弟呢。”这是一个十分温柔的吻,不断掠夺着黑七口中的空气。抱着他看着他满脸通红直至全身发软瘫倒在身后的五娃怀中才结束,六娃抚摸着黑七的脸蛋。

 “但是小紫以后就是我们的了,项圈有定位系统和其他功能,不会再给小紫你逃跑的机会了呢。”无数的丝线缠绕着,紧紧束缚住无法再逃离的黑七。三娃挥了挥手,金属的铁链直接从门上掉落。玩味的看了眼黑七。“回家再慢慢惩罚你”

 “唔..”因为缺氧导致面色发红身体发软的瘫在五娃的怀中,感受着扣在脖颈的项圈和亮晶晶缠在身上的丝线,已经无力说话。黑七意识模糊的看着他们,嘴微微张开喘着气..不.. 

淡紫色的纹路在门上逐渐消失,惩罚游戏,真是有趣呢。

【all七】双向选择 [1]

原著向

结局HE 会有肉

葫芦娃嗯.人设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有喜欢all七的小伙伴来一起玩耍呀

不过这个冷cp大概只有我和桦子两个人吃吧



葫芦娃是七兄弟自然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那么如果..他们自己不知道会怎么样?

蛇精看着手中还在幼年期间的紫葫芦,她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串改这些葫芦娃的记忆,让他们忘记他们是七兄弟,这样即使他们以后打败了自己,也永远不能兄弟团聚。

她拿来自己炼制的毒药,让这些毒药弥漫在整个洞府。他们是妖自然不会有影响,但是那些葫芦娃,恐怕很快就会忘记他们的这个弟弟了。那个隐身的娃子没捉到也没关系,只要他在他们的洞府,一样会中毒。

看着手中这个已经无依无靠的紫葫芦,直到他喊出一声你是谁蛇精才反应过来。那么应该如何处置这个紫葫芦?她和蝎子大王没有孩子,不如就让他做自己的葫芦娃吧。

“我是你妈妈”

她将紫葫芦放进暗室中的池子,里面是她的毒,将紫葫芦的心智全部洗去,让他认为他就是他们的孩子。甚至催化了让他提前化为人型,甚至让他的双腿变成了与自己一样的蛇尾。

但自己的毒并不完善,他的蛇尾还是很容易就变化成双腿,但是这影响不大。只不过因为自己的催化他其实还没有发育成熟,于是蛇精让他留在池子里,继续成长,成为她手中真正的王牌..


“葫芦娃,即使你们杀了我,你们也永远不可能兄弟团聚!”蛇精在被四娃烧成灰烬之前,尖声喊着。可恶这些葫芦娃来的太快,让她没时间拿出她的王牌,不过没关系,兄弟相残的滋味,他们马上会尝到!

“这妖精,死到临头还胡言乱语!二哥,我们接下来去哪?”四娃看着已经烧成灰烬的蛇蝎二妖,冷哼一声转过身询问道。

“我们去妖精的老巢看看还有没有受害者”二娃思考了一会,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兄弟们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大哥,三弟,四弟,五弟,六弟都在啊..是自己多心了吗?先去妖精的老巢看看有没有其余的受害者吧。

二娃自然是葫芦娃中的军师,其余的葫芦娃跟着二娃回到蛇蝎二妖的巢穴中。

“二哥,我记得蛇精有一个密室,当时我被蛇精发现所以没有进去。”隐身逗的那些小妖慌张不已的六娃突然想到了什么,慢悠悠的开口说道。

“六弟你怎么不早说,快点带路!大娃”一个石头砸下将小妖砸的粉碎,看着晃悠悠无所事事的六娃说道。

“大哥凶什么嘛”

“妈妈今天怎么还没来呢...”

一个人待在这个暗室里已经好久了,每天浸泡在这些水里面力量是增加了不少,可是好无聊呢...妈妈今天怎么也没来看自己,平时这个时间早来抱着自己一起睡觉了。

头顶着紫色葫芦的人浸泡在黑水之中,无聊的甩着自己蛇尾上的水,玩弄者自己手中的紫葫芦。难道是妈妈说的那些坏小子来了?不对,如果他们来的话妈妈会立刻找自己的啊...

“碰!”暗室门被打开,七娃开心的转过头

“妈妈!”

却并没有看见蛇精,七娃发愣的看着面前与自己长的十分相像的六个少年,怎么会..?难道他们也是妈妈的孩子?不,妈妈说过,只有自己一个孩子!

“你们是谁!”

二娃他们看着七娃也微微发愣,这个孩子长得和他们如此相像,莫非是他们的兄弟?可是他们的记忆中只有兄弟六人,这个人究竟是谁?听见七娃的声音二娃率先反应过来,听见他的质问便笑着回答。

“原来你们是妈妈说的那群坏小子!”七娃反应过来在池子中的蛇尾溅出无数的黑水袭向二娃他们。“你们把妈妈怎么了!”

“原来你是蛇精的孩子啊”脸上传来一阵温热的气息,六娃已经隐身来到七娃身边,单手挑起七娃的下巴调笑道“长得倒是挺可爱的”

七娃的脸上迅速的染上红晕,气急的一尾巴将六娃打开,拿起自己手中的紫葫芦

“我让你化为浓水!”

“六弟!别让他用那个葫芦!”没想到六弟那么冲动,看着七娃已经举起葫芦二娃本能的喊道,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如果让他用这个葫芦自己们就完蛋了。六娃也是本能的感到危险,迅速隐身躲藏起来,并且趁机抢走了七娃的葫芦。

“你!你们究竟把妈妈怎么了!”

“她已经被我们杀死了”三娃靠着暗室的门看着七娃说道,本能告诉他没了那个葫芦这个小子不是对手。自然不在意回答他几个问题,不过为什么,明明他是妖精,自己却并不想杀死他呢?

“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砰!”才说完这句话的七娃便倒在池边,六娃显身在旁边笑着,他直接把这小子给打晕了。转过头看着二娃“二哥,这小子怎么处理?”

蛇精的孩子自然是要杀掉,可是这小子与他们长得如此相像还有一种亲密感,结合蛇精死前说的话..不能杀掉他,把他带回去看看好了。

“把他捆好带回去。”二娃思考了一下手中拿出一条葫芦藤递给六娃,大娃上前帮助六娃一起将七娃从池中拖出来,却发现他在离开水池的那一刻蛇尾变成了与他们一样的双脚。最主要的是,七娃没有穿衣服。

“这,这小子怎么没穿衣服。”六娃有些惊讶的同时触碰着七娃的身体,手感不错。于是一边捏着七娃的脸一边看着二娃他们询问着。这孩子还真是可爱呢,如果是他们弟弟多好,一点也不像蛇精的孩子。

“这..这是他衣服吧”眼尖的二娃在旁边发现了七娃的衣服,给七娃穿上去才发现他竟真的与他们如此相像。直接在七娃身上摸来摸去,真的是一个好可爱的孩子呢。

“二哥,他这么可爱我不忍心捆他了怎么办”

闻言二娃瞪了一眼只知道捏七娃脸占便宜的六娃,拿过葫芦藤将七娃绑好。没忍住加了一些特殊的绑法后发现简直可爱极了,随后把七娃放入大娃怀中。

“大哥麻烦你把这个小子带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