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cp洁癖不拆不逆 魔道金光瑶.薛洋本命.聂瑶.聂曦瑶. 阴阳师狗崽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狗崽/22H】罪[1]

赶稿赶得我要吐了一直不敢出现在编剧面前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啥

三尾和妖狐是姐弟私设.亲情

妖狐般若夜叉是搭档

结局可能be

祝狗崽的大家元宵节快乐吧



“一旦踏上这条路,就没有回头路了”一只白稚的手臂穿过人的心脏,鲜血飞溅到那条红色的礼服。收回手,女人舔了舔手臂上的鲜血微微偏过头,看着站在一旁的小孩,眼中的冰冷消失,柔声问着。

“你确定吗?不必牺牲自己,我可以让你过好的生活,你不用一起来陪我。”

“不..”抬起头,女人看着孩童眼中的犹豫,坚定和兴奋。她听着这个孩子,说出让自己吃惊的话。

“...既然如此,那么我会教你,让你适应这些生活。”女人上前,拉起孩子的手,向前走去。“我,也会尽一切保护你。”

——————————————————————————————————————————————————————

揉了揉太阳穴,少年撩起自己颇长的白发,对着面前有些不高兴的少女笑着道歉。手中变出一朵玫瑰,在少女娇羞的目光中拉起她的手,带她离开这家餐厅。

“真是美丽的少女呢”少年拿出怀中的手巾,擦拭着手上的鲜血,而刚刚的那位少女就倒在他的脚边。脖颈被利器割开,眼中是满满的不甘与震惊,似乎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遇到你的是别的男人,恐怕早就克制不住了吧”少年将腰间的狐狸面具戴上,蹲下看着地上不甘的少女舔舔唇,轻笑着。“可惜..小生是妖狐呢”

“你的魅惑尽得三尾传授”冰冷刺骨的声音,犹如冰雪一般。穿着雪白和服的少女从一旁的巷子中缓缓走出来,精致的脸蛋却是如此冰冷,宛若冰山的雪莲一般。“但我没记错,她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也不是任务目标。”

“雪女姐姐,她是警察”妖狐轻笑着戴上手套,踩着那位少女的尸体走到雪女面前,当踩着少女尸体时,眼中的厌恶与憎恨毫不掩饰。“警察都应该死”这些虚伪的家伙,都应该死。如果不是他们,三尾姐姐..

三尾姐姐,你骗我!

“都说你没有感情,我倒不这么认为”雪女看着陷入回忆的妖狐,一句话将他拉回来。当年的事情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三尾挡住子弹保护妖狐自己却牺牲了。妖狐当时的表情..让她铭记到现在。那是一股绝望,惊愕,愤怒,悲伤混合在一起的感情,无法描述。“这次的目标”

妖狐接住雪女递来的资料,扯开看着那个人的样貌发出赞叹的声音,世界上竟有如此貌美之人,虽然与自己相比还是差的远了。继续往下看着眯了眯眼,舔着唇。警局重案科组的组长啊..大天狗..有意思

“这次不一样,只需要你吸引他的注意力,可以用真实身份”惊愕的抬起头,妖狐看着雪女。“这是什么意思?”不需要杀他?还可以用真实身份?这是让自己直接去他面前告诉他自己是杀手吗?保证他瞬间被自己吸引注意力追自己跑三天三夜。

“就是这个意思”不再多说废话,雪女转身离去,到了拐角处却还是停下了脚步,看了妖狐一眼“姑姑很想你,三尾也不想你这个样子”

姑姑吗...三尾姐姐...面具遮掩,雪女无法看清妖狐此时的表情,也不做停留就离开了。三尾姐姐不想自己这样吗...呵.等自己为三尾姐姐报仇杀了那些恶心的警察之后,自然会..

“喂.夜叉帮我查下警局的那个重案组组长”

C市 WaitingBar

“我说大天狗,你来不是查案子的,摆着一张臭脸干什么”酒吞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看着一旁闷着不说话话的大天狗皱眉道。身旁的茨木看着杯子里的酒没了立刻给他倒满,差点泼了出来惹得荒川大喊说他浪费美酒。

“挚友的酒量果然无人可以匹敌,不愧是挚友啊连酒量也远远高于旁人。挚友啊”旁边的茨木喋喋不休让酒吞有些烦躁,直接拿起酒灌入茨木嘴中“安静一点”

“C市的“神隐”事件一直没查清楚,昨天又有警员失踪,吾等大义受到严重的阻碍。汝竟还有心思喝酒”大天狗看着正在闹腾的茨木酒吞皱眉说道,这个案件一直没破,如此有碍大义的事,必须立刻解决。

“大天狗,来酒吧是喝酒的。案件等回警局再思考也无碍。”

“吾认为”

“砰!”包房的门被一脚踹开,妖狐戴着面具身上沾满鲜血,环视了一圈随后目光停留在大天狗身上,嘴角勾起。

“抱歉啊小生杀人有人在追杀小生,借你们的窗户一用了,警官大人”最后的四个字布满了嘲讽,话音落下的同时冲到窗户边。手中折扇轻易将玻璃打碎,直接跳了下去。

妖狐昨晚思考了,在知道大天狗他们今天会来这个酒吧的时候就在思考怎么引起他们的注意力。跳舞?他们定的是包房。当服务员?得了按夜叉给的资料,这个大天狗根本就是个木头,怎么会注意一个服务员。

所以妖狐选择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随便杀一个人然后引得一堆人追杀他。再踹开他们包房的门,在他们的面前逃走,这个方法简单快捷又有效,不仅大天狗绝对给这些警官都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但是那并不代表自己想要被他们追着跑一晚上,转过头妖狐看着一路追着他的大天狗荒川他们几个。用得着吗靠,小生又没挑衅你们,只是讽刺了一下顺便当着你们的面杀人逃跑,用得着这样追我吗。

当夜叉收到妖狐的信息,听见他说完之后表示一点也不想救他。就这样被大天狗他们捉了吧。这个样子作死还让他救,他表示拒绝。虽说如此他还是叫上了旁边躺着的青坊主以及打了个电话给般若。

还是救救这个二突子吧,毕竟他们三个搭档了三年了。



评论(2)

热度(34)

  1. 奉为羽秀微墨暮兮 转载了此文字
  2. 狗崽搞事大队微墨暮兮 转载了此文字
    第二十三发!注意连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