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cp洁癖不拆不逆 魔道金光瑶.薛洋本命.聂瑶.聂曦瑶. 阴阳师狗崽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狗崽【面具】3

上一章我究竟写了啥我不承认那是我写的

跳过上一章直接看这一章也没什么问题

人设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狗崽.微姑获鸟x阴阳师.阎判

因为有点不方便就给阴阳师取了个名字.可以的话我也会尽量不涉及她的名字避免违和感

顺便我好像卡肉了?笑

废话结束.请看正文




平安京最强大的阴阳师是谁?

自然是安倍晴明,这是无可否认的。那么除了安倍晴明之外的哪个阴阳师最强?

恐怕没有几个人可以答的上来。最强的自然是安倍晴明,那么排名第二的呢?并没有人关心,人们只知道,安倍晴明最强大,有事情找他即可。

只有少数的几位老前辈知道,那个同样出身于阴阳世家,之前一直默默守护着平安京,亦正亦邪的阴阳师的名字——伊藤..

“碰!”粉色的伞尖口凝聚着力量,一击便轻易打倒了妖怪。躺在戴着斗笠的女妖怀中的女孩跳下来,微笑着拉起受到惊吓的人。

“没事吧?晚上不要随便乱逛哦。”

“阿妈的这些事情吾都清楚,吾想问的不是这个。”

大天狗站在一边看着刚刚还在自己身边的小狐狸迅速跑到阴阳师身边,而他身边还有雪女,姑获鸟,座敷童子和萤草。后面站着阴阳师对着他完全就是一副熟悉的对战姿势,这是怎么回事?叫他过来难道不是为了谈自己和妖狐的事情吗。

“汝不知道寮中的规矩吗?”坐在云上的阎魔抱着怀中才两星的判官,看见大天狗皱着的眉头好意提醒道。

规矩?略带不解的扫了眼插在门口仅仅两行字的寮规,上面并没有解释。望着正在对面的妖狐希望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大天狗大人,阿妈的寮中一直有一个规矩。如果有两个式神情投意合想在一起自然是没问题的。但如果想要获得全寮的祝福,负责的一方就需要打败寮中最强的主力,否则阿妈是不会给予祝福的。”轻摇手中的折扇,露出了那两颗尖尖的虎牙。妖狐看着大天狗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今天他是肯定要吃梗的,活该让他昨晚欺负自己。

“所以狗子,你想要在阿妈这里把崽给娶了就先要过了这一关。如果打不过就代表你没有力量保护崽崽,那么阿妈是不会祝福的。”撑着手中的油纸伞,伊藤雪看着大天狗露出一个笑容。无聊好久了难得有个机会可以整到大天狗不整白不整。

“..吾确实不清楚这个规矩”没有提前问清楚这的确是他的疏忽,背后的黑羽展开腾升到半空。两侧的小妖见此飞快的跑开,身怕大天狗因此恼羞成怒不由分说的就开始放招。毕竟当年的酒吞就是如此。

“但若是要战,吾从来不惧。”在半空中的大天狗居高临下的望着下面的一群人,看着妖狐时弯了弯嘴角让他打了个寒颤。晚上好好解释解释。“既然规矩如此,吾自当遵守。”

....忘记他会飞这样看着好不爽啊,瞬间的气场全部没了。很好,大天狗,你死定了。气势瞬间被压下来的雪女萤草等人身边开始散发黑气,一些知情的老人赶紧躲得远远的以免殃及池鱼。

“那么,现在开始!”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并不是说大天狗赢得毫无悬念,而是他输得毫无悬念。因为他忘记了,就算他是SSR级别的大妖,就算他大招可以轻易打败他们。但是,没有阴阳师也没有座敷童子在他身后,他没有鬼火啊!

这就意味着他需要把对面的都打一轮才能慢慢的攒够鬼火。而他一招风袭威力虽然也很大,但是...

“叮!”地藏像被激活,他忘记了对面座敷戴着地藏像啊!所以虽然他速度最快,但是一招下来他除了激发座敷戴着的地藏像给对面都加了一个保护罩之后并没有什么用。

姑获鸟的伞剑直接打掉了他三分之一的血,紧跟着雪女的暴风雪他便被冻住了。萤草咿呀一声,三千的血也没了。随后阴阳师轻笑着挥舞伞面,疾风加到了他家小狐狸的身上。

“大天狗大人,你刚刚打座敷妹妹波及到小生了。”有些委屈的语气让他一愣,不等他开口无数道的风刃便打落在了他的身上。随着血量清空他们从战斗场回到了庭院,还有妖狐的轻笑。

“狗子,你输了哦。那么下次再说吧。”

“等一下。”大天狗出声阻止了想要离开的人,他微微瞪了妖狐一眼。看着阴阳师皱着眉沉声道“既然是在战斗场,吾没有鬼火无法战斗。这就意味吾需要打过你们一轮。而你们打过吾五轮,吾血量还没清空。这根本不可能。”

“等等你说什么?”

大天狗以为是自己还没说清楚,刚想再说一遍就听见阴阳师惊讶的声音。“我从来没说过你只能一个妖来单挑我们啊?能够叫人来帮助自己保护崽这也是能力之一,是你没有叫任何人来我还以为你自信到可以一人单挑我们全部呢。”

“吾说了吾并不清楚这些规矩。”

“可是崽崽说会通知你呀,我以为他最起码会告诉你这些啊。”看着阴阳师无辜惊讶的神情,大天狗沉思了一会抬头看着那边已经不敢动躲闪他目光的妖狐,走了过去。而忽略了当他走去时,阴阳师嘴角的坏笑。

“妖狐”

“啊啊大天狗大人小生还有事,就先..等等大天狗大人别啊啊啊啊啊!小生恐高!阿妈你..”

看着大天狗抱起妖狐飞向自己的院子,阴阳师神情愉快的回到姑获鸟怀里躺着。看见姑获鸟欲言又止的样子无辜的吐了吐舌头,最后姑获鸟只能无奈的将她抱着走回屋内,看着阴阳师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她确实知道大天狗不清楚这些规定,也知道妖狐去找他时既然和自己那样笑就肯定不会告诉他寮中的规矩。自然也不会告诉他可以找人的事情,但是自己为什么要那样说呢?那样就不好玩了呢。再说了,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承担啊崽崽。

妖狐看着大天狗这样子自然知道自己在明天之前出不了这房门了,但这样认输实在不是他的风格。于是他决定再为自己争取一下,化为原型的他到大天狗的脖子间尾巴缠住大天狗的脖颈,蹭蹭眨着无辜的眼睛。

揉着劲间软软的毛,若是平时自己说不定真会放过他。不过今天自然不可能。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大天狗抚摸着妖狐的尾巴。

“如此好的毛,做条围脖肯定不错,”将妖狐抱到自己的怀中,不厌其烦的玩弄着他的尾巴。看见他还是那副样子,打量了一会他的尾巴。淡淡的说着。“嗷呜”听见怀中这只小狐狸吓得瑟瑟发抖,大天狗笑着“既然怕了,还不变回来。”

“大天狗大人,就不能放过小生吗”变回原型的妖狐坐在大天狗的怀中,修长的手抚摸着大天狗的脸颊,指尖划过人的脸。脸贴在人的脖颈处,舔了舔他的颈部。

“媚术对吾没用”整个人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妖狐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大天狗整个妖压在床上。冰蓝色的双眸直直的盯着自己,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这妖为什么..这么好看啊。

“就那么想看吾出丑?小狐狸”

“大人听小生..”

“大天狗大人!”

外面传来萤草的声音,虽然大天狗不想放过妖狐,但是为了避免萤草咿呀一下整个房门没了的结局,他还是起身去开了门。不过随身拿了条带子把妖狐的手捆着免得他趁机逃跑。

“大天狗大人,阿妈让我把..”

妖狐有些听不清萤草和大天狗说了些什么,他现在的心思只是赶紧将手上的带子挣开逃跑。他真的不想到明天早上都出不了这扇房门,不过在他把带子解开前大天狗就已经回来了。

“想跑?”

“不当然不是,小生只是觉得手有点疼,大人别误会小生。”

“阿妈送了一些东西过来,说放我们一星期假。”

妖狐好奇的看了一眼大天狗手中的盒子,吓得差点直接变回原型。眼罩、情趣皮鞭、锁扣...还有很多..阿妈不带这样坑你崽崽的!真的会被大天狗玩的下不了床的啊你崽崽!

“吾认为不能辜负阿妈好意,现在便开始吧”

“小生拒绝,大人唔唔唔!”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