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cp洁癖不拆不逆 魔道金光瑶.薛洋本命.聂瑶.聂曦瑶. 阴阳师狗崽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狗崽【面具】2

啊葛优瘫了许久终于把粮产出来了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这里是狗崽党.如果不吃这对cp请勿点进
有大部分的私设
含有姑获鸟×阴阳师.打了tag避雷请注意啊
每一章有哪些式神会含有小小的亲密举动我都会说出来大家可以不看或者跳过♡
以及文里面崽的阿妈没有名字特别麻烦啊orz.所以问问大家都意见.不介意我就给她取个名字




落英缤纷的景象,你可曾有看过?

那年盛夏,无数的樱花从空中降落,落在那头耀眼的银发之中。落樱衬着发簪倒是有些好看。一柄折扇纳入手中,那双不知勾了多少姑娘心的桃花眸中竟带着淡淡的羞涩。直到那抹金色降临...所有的景色都失去了色彩,唯有一片血红...

“小生的故事,大人们不是很清楚吗?”妖狐的手轻轻抚摸着怀中小天狗的金发,昏过去的小天狗在妖狐的怀中安静的靠着。眸中闪过一丝恐惧,导致身体轻微颤抖的人展开手中折扇,轻掩住脸颊想要掩饰他的情绪。对着端坐在青灯之上的青行灯笑了笑“青行灯姐姐,怎还想让小生再说一遍?”

“闲来无事,离醉倒还有许些时候。就这样干坐着,不如妖狐你讲几个故事更为有趣?”撑着脑袋,青行灯望着妖狐怀中的小天狗,又看了看妖狐,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使得旁边深有所感的荒川之主身体猛的一抖,差点将杯中酒洒出。

“小生讲完故事.青行灯大人不会打开地狱之门吧”轻摇着折扇看着对方,妖狐故意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那桃花眸一望嘴角一勾,青行灯也不得不承认,无比诱惑。难怪那么多的姑娘想和他在一起。

“那就要看你的故事,是否有趣了”

“小生的故事,可是很长呢”闭眼,无数的画面从脑中闪过,无数的片段绘制成一篇完美的故事。那时的他并没有六星满级,亦不是阿妈手中最厉害的式神。但却还有着最疼爱着他的那个人...

“若是大人们不介意,小生愿意与大人们讲述一二。”怀中的小天狗闭着眼,可爱安静的躺在妖狐怀中。此时的他,只是一个年幼的小妖。不必像以前一样,为了带寮里的孩子们每天拼命的打斗技、御魂、觉醒、探索带狗粮,累的不成样子。妖狐觉得,就让他一直这样也挺好的。他不想大天狗再累一次,虽说现在并不存在这种情况。

“汝与他的事我们略知,吾倒是对汝寮中之事甚有兴趣。”靠着樱花树的荒川抬头对着妖狐说道,感受到青行灯看着自己的目光身体颤抖了一下,他怎么忘记了这会得罪这位祖宗。

寮中之事?对于荒川提出的事妖狐略微有些发愣,倒是没有想到这位大人对自己寮中的事有些兴趣。寮中的事..这倒是让自己想起了自己寮中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大天狗之前也因为这个规矩吃了梗。不由自主的勾起嘴角,微微颔首。

“好啊,小生便与大人们讲述一二。”

面若桃花带雨霖落苍穹,纸伞在手回眸一笑胜春风。

妖狐看见自己阿妈的时候,脑海中所冒出的就是这样一句话。美丽的少女,美丽的女妖,他见过的自然不在少数。哪怕如青行灯、阎魔、妖刀姬,这样的SSR 大妖,他也见过。但他敢说,自己的阿妈,并不逊于她们。

手里拿着纸伞的人儿躺在姑获鸟的怀中,嘟着嘴强行让姑获鸟抱着自己坐在庭中。瞅见姑获鸟无奈的神情得意的朝着她吐吐舌头。看见这一幕,本想上前的妖狐微微发愣,随后不由嘴角勾起。他们的阿妈,完全看不出来是传言中强大的阴阳师,反而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心中的事虽然有些急,但见自己的阿妈与姑姑正在撒娇,也不好上前打扰。刚想离开,却是被叫住了。

“崽崽?快过来呀,别干站在那里”

坐在姑获鸟怀中的人儿朝妖狐挥挥手,叫他过去。脸上一副幸福开心的样子,妖狐见被看见了也就没有再推辞,迈步上前朝两人笑了笑。

“阿妈,姑姑下午好啊。”

“阿崽刚刚怎么站在那里不过来呢?”姑获鸟一边揉着怀中人的脑袋,一边向妖狐询问道。抬起头露出关切的目光,怕是妖狐有什么事情却因为自己而耽误了。

“小生想和阿妈说件事。”

“说说说,崽崽的事情阿妈全都满足”怀中的人抬起头,嘴里咬着姑获鸟喂的桃花糕,抱紧姑获鸟的手口齿不清的说着。脸上却带着最幸福的笑容,像是一个给了糕点就开心的小孩子一样。

“小生与大天狗大人在一起了,想要阿妈的祝福。”

“崽,你”

“姑姑”阻止姑获鸟将剩下的话说出,吞咽下嘴中的糕点。拉着姑获鸟一起站起身,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但妖狐却可以看清那笑容中的沧桑。

“阿妈,我..”

“崽崽不要担心,阿妈有你们很幸福。”温柔的话语吐出,将妖狐想要说的话一举堵住。她并不想有任何人再提起,看着妖狐嘴角勾起,脸上的笑容变了变,不知为何让妖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崽崽应该知道我们寮里面不成文的规矩吧?大天狗我记得已经六星满级了呢,刚好崽崽你和他在一起,可以一次解决哦。”

寮中的规矩..等等.莫非是..妖狐微楞了一下,随后不由得笑出声。露出尖尖的虎牙,左手抬起微微遮掩住脸庞。他倒是忘记了,没想到阿妈也是挺坏的嘛,不过这只大天狗昨晚才欺负了他,自己才不给他提醒。

“那小生叫他去庭院里等候。”

“崽崽别忘记了哦,你可是阿妈最强的主力之一。”

与妖狐相视一笑,看着他走回屋内去找大天狗。站起身伸了伸懒腰,随后便靠在姑获鸟的身上。“姑姑,抱着我过去嘛。”

“阿妈,你这样做会不会不好啊。大天狗才来不久,并不清楚那些规矩。”将自己的阿妈拦腰抱在怀中,走去庭院的同时忍不住向她说道。不少正在干自己事的式神看见这一幕都默默的笑出声,阿妈就是喜欢做恶作剧对姑姑撒娇。

“就是不知道才有意思啊,最近都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难得的机会不好好利用太可惜了。”在姑获鸟的怀中吐吐舌头,顺便叫上了正在教新式神如何战斗的萤草座敷以及雪女。一些老式神自然知道这是要干什么,都幸灾乐祸的跑到庭院去准备看好戏。

于是当大天狗拉着妖狐的手来庭院时,就发现寮中大半的式神都在两旁看着他。那赤裸裸的笑容和眼神看得他也不免有些胆寒。

显然他是不知道,他想要迎娶自己的小狐狸还有很大的难关。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