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cp洁癖不拆不逆 魔道金光瑶.薛洋本命.聂瑶.聂曦瑶. 阴阳师狗崽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狗崽】面具【1】

一篇想了很久的脑洞

于是就忍不住开始写了

人物属于网易爸爸.ooc属于我

轻微目鹿冒昧.因为只是冒昧我就不打tag了.避雷请注意

含酒茨.不过涉及应该不多.打了tag诸位请避雷

有大部分的私设.






“这酒果真是佳酿呢”

樱花漫天,坐在树下的青年举起酒杯,手中折扇轻掩毫不掩饰自己对这美酒的称赞。嘴角勾起,那双烫金的桃花眼带着无法掩饰的笑意,不知让多少姑娘送出一颗芳心。银白的发丝随着风轻微飘起,一根发簪插于发间有着同他人不一般的美感,对着身旁坐着的几人浅笑盈盈,却也不知他心中的想法。

“本大爷的酒,当然是佳酿。”妖艳的红发被高高扎起,靠在树上身后背着令无数妖所恐惧的巨大酒壶被放在一边。将手中的酒直接灌入嘴中,不似青年的优雅却是显得豪情万丈。

“吾友的酒自然是世界最好的佳酿!你们平时可尝不到!”手中玩弄着一个由妖气所汇聚而成的魔球,额头上有一个大角,赤足踏在地面,灌着酒话语间毫无疑问是对上一位的称赞。

“小生能与几位大人每年在此饮酒,实乃小生之幸呢。”妖狐将杯中的酒轻抿几口,眯着一双动人的桃花眸,看着身旁的几位大妖。大江山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荒川流域的首领荒川之主,爱宕山的大天狗,管理地府的阎魔,本为神明却堕落成妖的一目连......世间的几位SSR的大妖,竟都相聚于此。

与其余被阴阳师所召唤的SSR大妖不同,这几位是世间最初的大妖们。管理着各自区域,永不被任何阴阳师所召唤,亦不会投靠任何阴阳师。而与他们一起饮酒的,却有这只小小的妖狐,不得不令人吃惊。

“想当初在这遇见你,倒是没想到你会与我们相交。那时是打算将你斩杀的。”坐在青灯之上的女子玩弄着手中酒杯,双腿交叠看着妖狐,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调侃。大概世人很难想到,这最高贵的几位大妖,会与一只妖狐如此要好。

“青行灯姐姐就莫要提那件事了,小生那时不是失了神智吗。”一向擅长撩人的妖狐此时脸色却有点红,闻言哑然失笑,自己现在想起来也是一阵后怕。失了神的自己竟然敢直接对这几位大人下手,这几位大人就算将自己斩杀也不无道理。

“我倒是第一次看见像汝如此这样大胆的妖,见到我们的第一眼就上来攻击。若非因为看见汝的灵魂干净,察觉到有异样汝恐怕早已过了三途川。”端坐在云上雍容华贵的女人轻笑着,她在地府多年已经好久没遇见这样有趣的狐狸,当时也是觉得好玩才阻止了要出手的妖刀姬。

“汝见到吾时,表现的很有趣。”一直沉默着独自饮酒的大天狗伸展了翅膀随后收回,勾起唇角看着被青行灯阎魔打趣的略微脸红的妖狐说道。他至今也没忘记,当时浑身散发着杀气不顾一切上前与妖刀姬厮杀的妖狐,看见他顿时红了眼。以一种连自己都难以捕捉的速度冲到自己怀中,对自己喊着你回来了吗,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让自己也不得不心软。

“连大天狗大人您也”妖狐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们,这些大人也不知为什么每次都喜欢捉弄自己。不过自己倒也是不讨厌就是了,能够与这些大人如此交流也是其他妖怪所不敢想象的事情。

“说起,汝的人回来了?”金色的龙在一目连的身边环绕,端起酒杯的姿势优雅至极。抬眸扫了眼妖狐,轻声问道。指了指妖狐的身后,顺便揉了下一旁小鹿男的尾巴,惹得他差点一脚踹来。

“这个.”“说好给我打觉醒,为什么你在这。”不等妖狐答话,身后就传来奶声奶气略带些质问的声音。妖狐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挂不住,转过头就看见庭院里刚满20级的青行灯抱着一只才三级的大天狗。把这个小天狗丢到妖狐怀里,这个青行灯就坐在灯上离开了。

世间最初的青行灯在此,巨大的威亚差点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再有下次自己才不负责把小天狗带过去,就算他长得再可爱自己也不会帮他了。

“我不是说了让你今天跟萤草妹妹去吗?”不过既然来了自己也不可能就这样把他丢回去,回过头看了眼酒吞童子等人,看见他们并不反对就将这只小天狗抱入自己怀中。

“下次可别这样,你还没成长好就出来是想被其余妖怪吞噬吗?”有些无奈的看着怀中的小天狗,阎魔等人也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大天狗小时候的样子还真是可爱,荒川青行灯等人的目光投入到大天狗身上,打趣的目光让大天狗不由得一阵恶寒。

看着大天狗妖狐也不由得勾起嘴角,自己也想看看这爱宕山之主大人的窘样呢。直到一直小手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低下头看着小天狗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己。不由得轻笑了笑揉揉他的脑袋。

“来叫哥哥。”

“不叫。”

“乖乖叫哥哥,否则就把你送回去。”

“不叫。阿妈说了汝是吾的媳妇。”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妖狐,没想到啊。”正在喝酒的酒吞童子闻言毫不掩饰的大笑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妖狐一脸窘样,这只狐狸以前也不少打趣自己与茨木,现在可算是风水轮流转了。

“不愧是吾同族,妖狐你日后可要小心。”大天狗也带上淡淡的笑意,局势转的很快,这下该轮到这只妖狐了。

“...不要听阿妈瞎说,你是小生的媳妇。”

“阿妈说等吾觉醒以后会恢复一些东西,那个时候汝会承认是吾媳妇。”

“...当小生上一句话没说过。”自己不想又在床上渡过几天,虽说自己已经好多年没有进行那种事了。但曾经的感觉自己现在还是能感受到。

“说起来,妖狐汝也算是同我们一样了,世间最初的妖狐。汝若是要离开阴阳师应当很容易,为何还待在她身边”

闻言正在逗小天狗的妖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手中折扇一翻将小天狗敲晕,把他抱在怀中确定他失去意识后抬头,眼中带着几分不知为何的东西。

“大人们应该知晓,我们若是被喂了就会沉睡于最初的混沌之中,直到下一次被召唤。我们的记忆将全部消失,在哪个阴阳师哪里也不清楚。”想起自己曾经的命运,妖狐勾起了嘴角,带着淡淡的讽刺,讽刺那曾经可悲的命运。

“当年阿妈并不知道狗粮这种东西,不得已他只能让小生与络新妇为雪女姐姐牺牲,但是阿妈舍不得我们,所以她做出了一件事。”妖狐翻转手腕,将手腕上淡淡的红痕显露出来。“阿妈用了一种禁术,无论我们沉睡多久,若是再召唤出现的必定是我们。我们的记忆也必定会保留,代价是阿妈二十年的寿命。”

......

一时间,正在饮酒的酒吞茨木,正在玩弄酒杯的青行灯,逗弄着小鹿男的一目连,全部停止了下来,看着妖狐。他们见过无数的阴阳师,有将式神当做工具的,有将式神当做孩子的,但却从未见过,为了式神奉献出他们本就不长生命的阴阳师。

阴阳师虽与常人不同,但寿命也只不过是略长一些。二十年的寿命对于他们眨眼即逝,但对于阴阳师却是再长不过。牺牲自己的寿命完成禁术,这个阴阳师,的确与众不同。

“如此,她的确值得汝追随”薄唇轻启,阎魔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一旁的云上,望着妖狐轻微颔首。如此之人,她审判之时必当让她落一个好去处。

“阿妈确实挺傻,为了我们何至于此。为此,我必定追随阿妈到她离去。”妖狐揉了揉怀中小天狗的金发,不让他听是怕他因此感到不安,等到他觉醒之后应当就会好些。

“三年一次的宴会,大人们切勿因小生而不安。可是说好的,醉了的人下次要带些珍稀玩意。”举起手中的酒杯,举手投足间无不尽显妩媚。妖狐笑着与酒吞童子等人饮酒起来,看着妖狐如此青行灯等妖也不再拘束,一边谈论这几年所遇之事,一边饮酒。

此情此景,再好不过。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