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cp洁癖不拆不逆 魔道金光瑶.薛洋本命.聂瑶.聂曦瑶. 阴阳师狗崽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战场 [ 短篇.杜伊 ]

设定:伊邪那美帮助洛基在魔王那边,杜尔迦最终选择了罚,站在荣耀这边√

严重OOC





天空中是只属于火和硝烟的战场。远远望去,不知是夕阳还是鲜血染红了整个世界。土壤早已被鲜血染红,战壕外,是恐惧和死亡的领地。

手中的缰绳操控着身下的枣红马,褪下了曾经的女装,呼啸的风带起几缕青绿色的长发,伊邪那美看着对面架着马缓缓走上前来的人,眼中出现了丝许久不见的软弱。

昔日的温和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从未有过的冷酷。架着马缓缓走向前,看着伊邪那美,杜尔迦那冷酷无情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的戏谑。

“好久不见,伊邪那美。”

听见对方的话身体不自主的轻微颤抖,做了个手势让后面的军队安静下来。手持缰绳缓缓向前,在与对方大约十米的位置停下。“杜尔迦。”

“投降还是战,你选吧。”与伊邪那美比起来,杜尔迦显得有些过于轻敌。仿佛伊邪那美的本事在他眼里只是小菜一碟,根本不够看一样。而事实上,伊邪那美与杜尔迦实力相当,杜尔迦占不了多少的优势。

“不必浪费两方的兵力了,我与你战一场,定输赢,如何?”显然,杜尔迦的话一点也不符合规矩。但两人同时身为两方的主将,这样做却也没什么太不符合道理的地方。

伊邪那美的行动表明了他的决定,将腰间的武士刀拔出。而拔刀那一瞬间的轻微颤抖并没有逃过杜尔迦的眼睛。手中缰绳扬起,狠狠的踹了下马肚子,就朝着杜尔迦杀去。

杜尔迦的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戏谑,架着马奔向伊邪那美。手往腿上一勾,探出手枪对着伊邪那美的肩膀攻击。

右手拽住缰绳,一个转身整个身子躺在马上躲过子弹。伊邪那美借力右脚狠狠踩上马鞍上,放弃了在马上战斗,无数的苦无从手中飞出袭向杜尔迦。

看着伊邪那美这样杜尔迦勾唇一笑,发射的子弹无一例外全部准确的射中了伊邪那美的苦无。一个翻身,竟也是放弃了在马上战斗,在空中翻身的瞬间拔出右侧的手枪,两枪同时对着伊邪那美发射着子弹。

两人对于对方的招式已经熟悉的不能在熟悉,对方的苦无会怎样袭来,另一方的子弹在什么角度,几乎都是了如指掌。伊邪那美一个翻身闪过袭来的子弹,同时手中抛出一卷卷袖,手中的手势不断变换“迷走之壁!”

身后出现一个符咒样的魔方阵,随着伊邪那美的指示无数的攻击从魔法阵中浮现攻向杜尔迦。双脚稳稳落在地上,看着烟雾中毫发无伤的人影,伊邪那美眼中闪过一丝错愕。

“怎,怎么可能!”杜尔迦明明没有使出血舞战纹,怎么可能破解自己的迷走之壁。自己苦练的技能,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在伊邪那美错愕的眼光中,杜尔迦理了理自己的金色长发。

“伊邪那美,就这点本事吗?”被对方的语气激起了心中的火,伊邪那美念动口诀,闪身在杜尔迦的身后,手中武士刀狠狠的砍向对方后背。

“太慢了。”耳边传来一阵低吟,伊邪那美僵住了身子。杜尔迦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侧,手中的匕首对着他的脖子,只要轻微用力便可以让他在消失在这个世界。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吗?真是让我失望呢”杜尔迦看着伊邪那美,脸上仿佛带着轻视的笑容。“投降还是死,选一个。”

“休想!”咬了咬唇,伊邪那美右手向杜尔迦抛出苦无,在他躲闪的一瞬间右腿狠狠往前一扫,随后抛出符咒消失在原地。

忍者一族的符咒?还真是有趣呢,小伊。杜尔迦微笑着,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手中匕首狠狠划向右侧。伊邪那美的身影闪现出来,往后一翻躲过杜尔迦的子弹。脸上出现一道血痕,很明显是杜尔迦刚刚的一击,虽然躲过了却还是受了轻伤。

站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看着对方,已经可以明显感受到自己的体力不足。伊邪那美看着袭过来的杜尔迦,武士刀一横,双腿用力,将对方挡了回去。

“千灵牙.风舞之破!”无数的苦无飞向杜尔迦,伊邪那美拿着手中的武士刀,看着那白雾。应该可以让他受伤了吧⋯⋯自己的体力依旧还是不行呢?下一刻伊邪那美便睁大了眼,怎么可能!杜尔迦一点伤都没有!难道说⋯

“血舞战纹!”几乎一瞬间,杜尔迦便来到了伊邪那美面前。出于本能反应,手中武士刀一横,武士刀与杜尔迦的血舞战纹碰撞在一起被弹飞在几米之外。伊邪那美嘴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想爬起来却被杜尔迦的匕首止住行动。

“体力是你最大的弱点,伊邪那美。”杜尔迦浅笑的看着伊邪那美,手中的匕首没有前进丝毫“投降吗?”

看着杜尔迦,伊邪那美的唇快咬出血,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休想!杜尔迦,你要动手就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性子。杜尔迦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放在伊邪那美嘴边,看着他不愿意,直接整瓶灌在他的口中。碰!伊邪那美瞬间就整个人软倒在地上。“杜尔迦!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杜尔迦将匕首收回怀中,拿出根绳子将伊邪那美的双手捆在前面便直接将他扛在肩上。“赫菲的新发明,据说是可以让人三天内都软弱无力。”杜尔迦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对着对面看着伊邪那美被他捉走想冲上来的军队一笑。

“告诉洛基,伊邪那美在我的手里。想把他救回去的话,尽管来。”随后让伊邪那美坐在马上,自己则一跃跳到马背上,双手牵着缰绳。伊邪那美没有力气只能靠着他,在别人看来就像是伊邪那美在杜尔迦怀里与他一起骑马一样。

这个动作让杜尔迦心情很好,却是让伊邪那美羞愧不已。满脸通红的对着杜尔迦喊到“这是什么鬼姿势!杜尔迦你放开我!你想带我去哪!”

“你输给我了,自然是我的战俘,我想带你去哪就去哪。”看着这样的伊邪那美杜尔迦勾了勾唇,在伊邪那美耳边轻声低吟着。看着对方越来越红的脸,心情好的看向前方,双手架着缰绳,不管伊邪那美的喊叫。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