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cp洁癖不拆不逆 魔道金光瑶.薛洋本命.聂瑶.聂曦瑶. 阴阳师狗崽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执念【05】竹箫

99×我

【05】竹箫


⋯⋯为什么,不是说好了取完经就带我去花果山的吗?

我佛慈悲

⋯⋯你这个骗子!孙悟空,你这个骗子!

莫要执迷不悟,你若愿成佛,以我现在的修为,倒可驱除你身上的魔性,助你一臂之力。

我呸!孙悟空,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入魔了,也要废你佛身,复你妖纹!

如此,就休怪我无情了。

你这个骗子!

看着面前熟睡的孙悟空,白凰轻叹一声,身上的衣服换回了一身白色仙衣。绣花鞋一踏,直接跃到树上。坐在树上,取出那只竹箫。

“我说你怎么板着脸啊?来来来,我吹只箫给你听。”

骗子⋯⋯你这个骗子⋯⋯泪水从眼眶中滴落,白凰依着记忆,学着那人吹着那曲自己早已熟悉百遍的曲子。

“你一定要和你师傅取经吗?我们两再加上哪吒一起四处游荡不是正好?”

“这可不行,我可是答应了要护师傅取经的。这样吧,等取完经,我一定跟你和哪吒好好游历一番。”

“说好了,不许反悔。”

“俺老孙什么时候反悔过。”

泪水从脸庞划下,滴落在地上。明明是一首喜悦的曲子,却不知名的染上了一番忧愁。孙悟空半眯着眼。看着白凰若有所思。他在白凰取竹箫时便已经醒了,不过一直装睡罢了。她究竟是为什么哭,而且那首曲子⋯⋯为什么那么熟悉?

一曲结束,白凰收起自己的竹箫。看了眼树下确定其余四人都还是睡着,纵身一跃翻到树林里面。确定没有任何人后便不再隐忍自己的泪水。

“混蛋,混蛋,你这个骗子⋯⋯”

“为什么,明明说好的,明明说好会和我与哪吒一起游历天下的,为什么你要反悔!”

“那佛有何好当!明明最桀骜不驯的你,明明最骄傲的你,怎么可以这样!”

泪水不断滴落在地上,白凰怕吵到孙悟空几人不敢挥舞沧溟,只好一圈圈的捶打在树上。月光的照射下,泪水噙满脸颊,一袭白色仙衣,倒不再有白日的英气,这时的她显得更像一名少女。

孙悟空在白凰离开后便变作苍蝇一直跟着她,在听到她的话后莫名的有种伤心的感觉,看着她噙满泪水的脸颊心好像被撕扯了一下。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在白凰惊讶的眼神中走了出来。

“⋯你别哭啊,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说?”

“别这样哭了,听哪吒和八戒他们说女孩哭起来会不好看的”

听着孙悟空的安慰,白凰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看着悟空一副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时噗通一声笑了出来,果然无论怎么样,你都还是这么可爱啊。将脸上的泪水擦掉。“多谢猴哥,我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而已。”

“下次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的,好歹⋯⋯我是你大师兄呢。你的这个竹箫还有吹的那首曲子究竟是谁教你的?我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白凰听见这里稍微一惊,果然呢⋯⋯不愧是齐天大圣⋯⋯“猴哥感到熟悉也不奇怪,这是你的熟人教我的。”白凰从怀中取出一个一摸一样的竹箫,递给孙悟空。“刚好有两个,这个给你吧。猴哥,那首曲子你若愿意的话我现在便教你。”

“既然这样,俺老孙就多谢了。”孙悟空一把接过竹箫,突然一惊。他接住这竹箫的时候有一种感觉,这个就是属于自己的东西。甚至⋯⋯他可以感受到上面有他的法力。“对了,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白凰微笑着取出竹箫,一边教着悟空这首曲子,一边缓缓吐出两个字“归来。”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