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cp洁癖不拆不逆 魔道金光瑶.薛洋本命.聂瑶.聂曦瑶. 阴阳师狗崽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执念【01】沧溟

99x我的文嗯


【01】沧溟


“菩萨,您让一个女儿家跟着我们,恐怕有所不妥吧。”唐僧听见八戒的话也是沉默不语,看着观音身边的少女,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

“菩萨,有我们保护师傅呢,为什么还要派个人来。”观音听见孙悟空的话看了眼身旁的少女,随后看向唐僧。

“唐僧,并非是你三个徒弟无法保护你。这是我们给她的考验,护你去西天取经。”

“可是菩萨,她一个女儿家跟着我们不方便吧⋯⋯”唐僧叹了口气,看着观音身边的少女。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菩萨会让一个女的跟着他们。

“这”

“菩萨。”一直沉默的少女开口,绣花鞋踏着白雾,手里撑着一把淡蓝色的油纸伞,微笑的看了唐僧四人一眼。

“若菩萨您逼他们的话就算他们同意也不会把我当师兄妹吧,不如这样如何?我和你们三位比试,若我能赢你们中的一位,就让我跟着你们。我保证不给你们添麻烦。若我输了,立刻和菩萨离开,你们看这样行吗?”

“猴哥,我看这姑娘挺聪明的啊。”猪八戒看着少女,悄悄在孙悟空耳边说道。她说的话的确很在理,若菩萨真逼他们接受她,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真把她算进取经的途上。而她这样一说,却是让他们双方都满意了。

孙悟空点了点头,看了那个少女一眼对唐僧说道“师傅你看怎么样?”唐僧迟疑了会,好像是仔细思考了一番,点了点头。

“既然师傅同意了,那你先和我们谁比?”
少女笑了笑,直接从菩萨身边跳下来落到地面上。依旧撑着自己的伞,绣花鞋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若天蓬元帅愿意的话,我想先和你比比呢。”

“这姑娘,真会挑人。”猪八戒看着少女,一边自夸的说着一边拿起自己的武器。“姑娘你来吧,俺老猪会手下留情的。”

少女也不恼,只是微微一笑,“那么请多多指教了,天蓬元帅。”说罢,身影消失在了原地,淡蓝色的油纸伞被收拢,劈向猪八戒。

“嘿姑娘,这点伎俩可难不住我老猪。”九齿钉耙往身前一挡,轻易招住了少女的攻击,猪八戒得意的笑了笑,因此忽略了少女眼中的光芒。

“八戒恐怕要输了。”孙悟空看了猪八戒一眼,摇了摇头笑着。“大师兄这是怎么说?二师兄现在应该占据上风吧。”

“你继续看看就知道了。”

“沧溟。”手中伞一挑,竟变成一根浅蓝色的棍子。这仿佛才是少女真正的武器,少女挥舞着手中的棍子,攻击要比先前凌厉得多。而在猪八戒攻击她时棍子又化为油纸伞,轻松抵抗住猪八戒的攻击。一换一变没有任何的失误。

“天蓬元帅,看来是我赢了。”手中油纸伞再次化为棍子,轻松一挑将猪八戒手中的九齿钉耙击落在地,手中的棍子直指猪八戒的胸口,再无办分先前的柔情似水倒是显得十分英气。手中的棍子甩起来倒是也不比孙悟空差很多。

“大师兄,你觉不觉得她的棍法和你的有点像啊。”孙悟空看着那个少女,皱了皱眉,的确没错,这个女的棍法还真的和自己的有点像。难道是巧合?“我得找她问问。”

“阿弥陀佛,是我们输了。”唐僧看了眼还没反应过来的八戒,摇了摇头,对菩萨说道。

“既然如此,那便让她跟着你们吧。”观音看着点了点头,嘱咐了唐僧师徒一番,随后便回归南海。少女见观音一走,双手轻轻一挥,换了身简便的男装,看起来有几分英气,倒还真像个男儿。

“既然如此,那便劳烦姑娘你了。”唐僧点了点头,这样打扮倒是像个男儿,让他们不至于那么尴尬。“为了方便,可要劳烦姑娘你一路上女扮男装了。姑娘你的名字是?”

“师傅说哪里话,这一路还要麻烦你们了。如果刚刚的事让你们不快,我先在这里道歉了。”不再将手中的棍子变回去,少女拿着自己的武器,对唐僧行了行拜师礼“我名白凰。”

“阿弥陀佛,原来如此,你的三位师兄名字分别是悟空,悟能,悟净,我便为你取名悟己。白凰作为你的俗家名字可好?”

“是,多谢师傅。”白凰爽朗一笑,如非刚刚他们刚刚亲眼所见,但不敢相信如此英气的人是个女孩。看了眼孙悟空,在他开口前便微微一笑“大师兄可是好奇我的棍法?我的棍法是一个朋友所教,武器亦是他赠与我的。名为沧溟。”

“原来如此,多谢了。”朋友?她所说的朋友究竟是谁,竟然与我的棍法这么相像。算了,待会再问吧。孙悟空转过身,看着唐僧“师傅,我们走吧。”
若是没错的话,等会便是大圣遇圣婴了吧。白凰轻笑了笑,眼中的笑容带着些玩味。红孩儿,一上来就是你嘛⋯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