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cp洁癖不拆不逆 魔道金光瑶.薛洋本命.聂瑶.聂曦瑶. 阴阳师狗崽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原创文】花语华昭 第八章

雷点甚多 不喜勿喷

以及首发在贴吧

贴吧ID小魔女梦韵冰灵





第八章

师傅……

傅玥清握住手中的项链,看着上面的照片,在心中轻声叫道。想起先前的一幕,咬了咬唇,忍住心中想要哭泣的想法。明明说好的,会一直在一起的啊,明明说好的…师傅,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怎么可以骗我…

“傅玥清!”傅玥清的思路被人打断,抬起头,看着微笑的盯着自己的黑发少年以及同样看着自己的大家,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发了呆。不着痕迹的将手中的项链收好,轻声道“抱歉,下次不会了。”

黑发少年笑了笑,坐在位置上,转动着自己手中的黑色钢笔“没事,那么请玥清你讲下,为什么这一个月晚上你都不在,昨天晚上妖离和桐子找你去干什么了?毕竟你突然出现在灵界的A级任务上,不调查清楚还真的是不好处理呢。”

听到黑发少年的话傅玥清脸色一冷,看着对方冷声道“方元惑,你既然都知道了还装什么装。要怎样处罚随便你,别拐弯抹角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九个,师傅也就不会离开…就是他们九个,害的自己失去师傅的!

方元惑也是不恼,只是笑笑。转过头看着一直在喝茶的自己的搭档,略带笑意的问道“未经过同意私自去人界,杀人数超过规定限数,开会时分心。倩清,你说这要怎么处罚?”

听见自己名字的黑发少女漠然的抬了抬头,看了傅玥清一眼道“如果是新人,直接去水牢呆一个月。若是元老,赦免无罪。若是老人,罚在五小时内完成三个一级命令。”说完后也就没再管什么,继续看着自己的茶杯,理都不理其余人的反应。

“行了行了,元惑。有必要闹成这个样子嘛,小玥清第一次犯错,原谅她啦~小玥清就跟我们说下,这次战斗的收获吧。”墨白玩弄着手中的狙击,跟一旁的元惑打着哈哈。对傅玥清微笑示意着。

“收获…”

〖能力这么弱,果然阿姐当初没选择带你走是正确的。〗

〖要不是阿姐的话,刚刚我早就把你杀死了。〗

〖算了,就当是怜悯你这个弱者好了,放你一条生路。〗

〖不过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我一定会杀了你,向姐姐大人证明我比你强。〗

〖傅玥清,等着受死吧。〗

“我要杀了王棋月。”傅玥清抬起了头,淡淡的说着这句话,就像是说着我要喝水一样的平常。但在场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她眼中的怒火与杀意。“我遇见师傅了,还有王棋月。师傅虽然什么都没有做,但却在抱着我的情况下轻松躲过了王棋月的气旋攻击以及大气压强控制。师傅的实力在我们所有人之上吧,王棋月差不多就应该在墨白这个程度吧。不论能力就在我这个程度。”

“王棋月的能力和天赋是最强的,真是羡慕啊。天赋能力这种事也太不公平了吧。”墨无昔玩弄着自己手中的玫瑰,嘟着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将玫瑰往身旁的人脸上弄。“哥哥,你说是不是。能力这种天生的东西真是不公平啊啊啊啊。”

将墨无昔伸过来的玫瑰握住并丢到一边,墨悻昔一边调着武器的准头一边对着大喊哥哥好残忍好坏好讨厌的墨无昔说道“天赋能力这种事是天生的,怨不得别人。别像个小朋友在这闹。”然后就不管墨无昔继续弄着自己的武器。

“嘤嘤嘤,哥哥好残忍,好坏。没良心没人性。”

墨无昔看着墨悻昔就这样无视着自己有些恼怒的踢了他一脚。在收到他的眼神后便默默的收回了脚,在桌子上画着圈圈。“笨蛋哥哥最讨厌了,最没人性了。一点也不温柔,这么不温柔以后肯定娶不到老婆,我这辈子注定没嫂子了。那么喜欢武器以后跟武器结婚好了。”

“噗噗噗。”同桌的所有人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哪怕是墨悻昔这个时候脸色也有些泛红。恼怒的拍了拍墨无昔的头“你说什么呢闭嘴。”

走过正在接受逼供与酷刑的一扇扇门,听着来自奴隶俘虏所发出的尖叫,嘴角微微上扬。玩弄着自己鸽灰色的披肩长发,淡蓝色的眼睛中充满着玩味的意思。蓝色的短裙在风的吹动下微微摇晃,却始终未超过一个范围。将一个牢门打开,林空白微笑的看着里面的人。“亲爱的,准备说了吗?我的耐心可不多呢,再让我对你动手的话只会比上次更惨哦。”

灰色的长发沾满鲜血在少年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使他本就有点晕眩的脑子更是看不清面前的人,但不需要看,他依旧知道林空白是什么样子。她对他做的事,哪怕她烧成灰他也不会忘记!

“嘛不回答啊,那我就默认你不说了。那么开始吧,新的游戏。”林空白从旁边女仆手上的托盘上拿起一根针管,慢悠悠的走过去,对准少年的脖颈,将液体注射进去。脸上带着犹如天使一般的微笑“慢慢来哦,今天的东西多得很,你可要支持住呢~”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