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洁癖不拆不逆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凹凸雷卡洁癖 黑执事双夏 夏尔和啵酱双生cp
魔道聂瑶 聂曦耀 盗墓瓶邪 全职叶皓
大概是一个写文的渣渣
日常刻章 会发点图片

all七【戏子】上

看见有粮激动的说不出话啊啊啊啊
于是我就直接激动的把写了一半的文放出来了(捂脸)
设定是民国架空.哥哥们军官设定 小七小紫戏子设定
这里解释:小紫是原著被蛇精下毒而忘记哥哥们的实体化。小七小紫设定为双生,两人实际可以看做一人。一个活泼,一个冷静。小七是活泼的,小紫是冷静腹黑的。

在这国家,外患已除,内忧却远远没有停止。

别院在街角边,不似街头那般喧哗。别院的主人似乎很喜欢植物,明明已是秋至,但别院的花园中却依旧繁花似锦。火红的枫叶随着风缓缓的滑落至树下。

落红本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报酬随意,二位当真不再考虑一下吗?”只是今天的别院似乎有些吵闹,无数的官兵站在别院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又像是在戒备着什么。而院中,穿着军装戴着肩章的几位长官正看着主位上的两人,话语间似乎有些不满。

“几位长官言重了,这不是报酬的问题。”茶杯被人缓缓的放下,主位上的少年直起身子,对着他们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我们只给自己愿意的人唱戏。几位长官的要求,恕我们难以答应”

“我们只是需要两位的配合而已”一直礼貌微笑着的二娃放下手中的茶杯,示意其余人稍微冷静一点。看着端坐在上面的两名少年“我们不会真要你们为他唱戏,我保证,中途会结束”

“如此,我们更不可能答应”小七从主位上站起来,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人。那双紫色的眼睛很清澈,只是带着些许的疑惑。不过几位长官显然不知道他在疑惑什么。“戏未唱完就中断,这是对我们的不尊重,我们不会答应。”

“所以几位长官请回吧”

“..十分抱歉,这个任务我们必须完成。如果两位不愿意配合,可能我们就要采取一些手段了”三娃和四娃已经站起了身,大娃见此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并不想要这样子,但他们实在太不配合,如果继续拖下去不完成计划,对他们这方来说是很麻烦的。

“几位长官是想要..强迫我们吗”小紫看着站起身活动了下手的三娃和四娃,皱眉的看着他们。他们是真的不记得他们了吗,打算和他们来硬的?当然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说,因为三娃和四娃已经用行动来说明了。两个人直接几步冲到小七和小紫面前,伸手就去扣他们的肩膀,是军队里最常用的擒拿手法,一般人不可能躲过。

只是他们忘记了,学戏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小七面对三娃擒拿的手段直接用一个转身就躲了过去,但那却是一个无法让人相信的动作。小七的身体直接擦过三娃的手然后躲了过去,简直就是和水一样柔软。至于小紫,一个后倒躲过了四娃的手,接着足尖踏在旁边的柱子上躲到了四娃的正后方。

“长官们真的以为,我们是你们可以随意捏死的吗”小七拍了拍长衫上的灰尘,毫不费力的与三娃周旋着。随后一脚踏在他旁边的柱子上,借力直接将自己送到了小紫身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所有的戏子都是要从小练起,我们的身体是软的。而且谁告诉你们,戏子就不会武功了呢”小七靠着旁边的小紫,看着刚刚想要擒拿住自己现在有些惊楞看着自己的三娃,嘴中发出一声轻哼。当他们好欺负吗,幸亏当初和师傅不仅学了戏还学了武功。否则现在肯定会被他们强逼着给那个家伙唱戏了。不过他们说中途会结束,是会发生什么事情导致结束吗。如果是有趣的事情话,参与倒是也无所谓,会很好玩吧。

“我们还不知道呢,C城内最有名的两位戏子,武功如此厉害”五娃见此嘴角略微上扬,拍了拍手挑眉眸子微眯的看着他们。这可是在他们意料之外的事情...不过他们应该不会是那边的人,否则他们不会是这样的反应。只不过那就不能来硬的了。“先前是我们鲁莽了,两位不如还是坐下来谈谈?三哥和四哥确实有些激动了,我们认为暂时还不用到这一步呢”换一句话来说,如果不坐下来谈谈,那就不是三娃和四娃两个人了。而是他们全部,即使小七小紫本领不错,二对六,也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们,也不是软柿子呢。

“谈什么”未说完的话语被封在嘴里,小紫的指腹抵在小七的嘴上。看着他摇了摇头,小七虽然不解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小紫身后看着五娃。“几位长官很厉害,我和小七比不过,长官想要谈些什么,便请说吧。”小紫很明白五娃的意思,他已经开口说要谈了。而如果小七再出言不逊或者什么,那他们强行动手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更何况,他们是戴着枪的。总归小心一点好。

“我们相信两位不是那边的人,不过也请二位记得,不要将我们说过的话告诉其余人”五娃笑着磨蹭着杯子的边缘,温润的茶杯沿口摸起来很舒服。抬眸,青色的眼睛里布满笑意,只不过这笑意中略带着一丝寒意。说出的后果是什么,都是聪明人,就不用多说了。

小紫听见五娃说出计划时,就知道他们这是很冒险的行动。那边的首领确实沉迷于戏也痴于戏,他们不同意那人一求再求他们也没答应,但那人也只是失望的走了。并没有命令手下的士兵对他们做什么,足以见证他确实很尊重戏曲。如果不是他的人品实在不好,他与小七并不介意为他唱戏,哪怕是没有报酬。毕竟这世上痴于戏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他与小七为那人唱戏,而他们则趁机完成刺杀任务...这是一场豪赌。若是他们赢了,那么敌方便是一滩散沙,他们要击败他们就很容易了。但如果失败了,没有成功逃出来,那就生不如死的待遇。他们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你们放心,我们有百分百的把握,两位不必担心你们安全”二娃看见小紫皱着的眉头,轻笑着温和的说道。这场局他们布置了很久,没有完全的把握他们也不会就这样采取行动。原先的计划不需要他们的配合,但是见了他们的功夫...若是他们配合的话,自然会更好不过。

小紫并没有因为二娃的话而有什么缓解,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虽然不怕,但他并不想拿小七去赌。正当他想着如何婉言拒绝时,小七扯了扯他的长袖。小七看着他,又看看了二娃他们,“答应他们吧,挺好玩的嘛”随后又在小紫脸色改变之前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小紫楞了下,随后咬了咬唇,思考了很久后轻轻点了点头。

“我们答应你们,不过,你们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开口的是小七,五娃扯了扯自己的手套,小七小紫的信用一向是好的,答应了的事情就不会反悔。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当然就不算事了。听见小七的话五娃笑着“可以,我们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小七并没有立刻说出他的问题,反而是一个翻身身体落入三娃身旁,修长的指尖直接挑起三娃的下颚。在他不可置信和发愣的目光中,轻笑着“陆家哥哥,你们真的不记得我了吗?”那声调似乎带着几分幽怨,让三娃楞了好一会。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对方挑起下颚给..调戏了??!立刻瞪了小七一眼,并且毫不客气的一拳向小七揍去。

小七并没有被打中,就像之前一样,他只不过是用几个转身就躲过了三娃的一次次攻击。而且毫不费劲的与三娃周旋着,最后大概是觉得这样没有什么意思便直接一脚踏在椅子的扶手上,然后借力翻身回到小紫身边,结束了与三娃的周旋。但他脸上依旧带着有些调侃的笑容。

“你干什么.”三娃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满和愤怒,他竟然被人调戏了?!开什么玩笑,他被别人调戏了,还是这个看起来比谁都清秀的孩子。这是在耍他玩吗?顿时等着小七等着他给自己一个解释,完全没有在意小七之前说的那句话。

“我只是想问个问题,你生什么气嘛”小七显然是因为三娃这幅模样心情很好,嘴角明显上扬对着三娃一副无辜的样子。又在二娃他们复杂的眼神中,将刚才的那个问题再次说了一遍。“陆家哥哥,你们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这下子便是所有人都傻眼了,陆家哥哥?!这么亲密的称呼,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子叫自己?不记得他们了...听见这句话的他们有些茫然,只是脑海里隐隐约约出现了两个唱着青衣的孩子...

“还真不记得了呢”小七转了转手中的一个手镯,看见他们这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平日里那样的他们这个样子...还真是有趣呢。“陆家哥哥,你们记忆力还真差呢。难怪会这样威胁我们”说罢直接将手中的手镯抛到五娃怀里,伸了个懒腰看着他们“你们的要求我们答应了,报酬等你们想起来再谈吧”

随后便直接走入后面的偏厅内,将一切事情都丢给小紫。

小紫见此脸上泛起无奈的笑容,叹了口气。又是将这些交给他了,答应他们虽然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但还是有点风险...也罢,他们的运气总不会糟到那种地步。只不过他调戏完他们就跑,这也太...等他们想起来,怕是会来算账的。

他清楚二娃他们的性格,他们不是会让自己吃亏的主。

“时间我们稍后会告知几位,几位请回吧。报酬就按小七说的,等你们想起来再谈。”小紫对着他们笑了笑,声音让六娃他们回过神来。显然小紫已经在送客了,只不过小七的话信息量太大,让他们一时间消化不过来。

“想起来..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大娃坐着揉了揉太阳穴,总觉得脑海里面有两个身影。但身影很模糊,唱着青衣的孩子..是谁?他们以前见过吗,脑海里面的人影愈发熟悉,怎么样都想不起来让他很苦恼。

“是与不是,等长官大人你们想起来就知道了”小紫嘴角上扬,看来他们是有点印象了。不过既然一开始许诺的是他们,他就这样告诉他们可就太对不起他自己了。小紫可没忘记,三娃和四娃对他们动手的事情,以及五娃威胁的话语。他可是非常记仇的。

“我们的戏台要开始了,几位长官请回吧,恕我们不便招待了。”小七小紫虽说是只接自己愿意接的戏,但每一个月他们也会摆台子。与他们戏班的人唱上几曲戏,而这几曲戏则是只需要买票就可以听的。每个月他们的戏的票都会在刚开始便一扫而空,甚至求也求不得。所以很多人都会早早的就去等候,就怕错过时间。

小七和小紫的戏还有个规矩,但凡他们开了嗓,即便是有票也不会让人进去。票数的金额会双倍退回,但是戏却是听不得了。只不过凡事也有例外,如果是小七小紫允诺的人,便是可以通融的。

既然戏台要开始了,小紫自然有理由不去招待二娃他们。但是就这样离去二娃他们觉得有些不甘,五娃思索一番后抬眸,青色的眼眸里带着淡淡的笑意。“早闻两位的戏名震全城,不知我们可否有缘一听?”

五娃其实是不想走的。不仅是他,二娃他们同样不想。因为小七的话给他们带来的信息太大,再没搞清楚事情钱他们并不想就这样离开。但却也没有办法。

“我们有我们的规矩。我们的票已售完,所以即便是几位长官也只有抱歉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们也就只能走了。只不过这个手镯是什么意思?五娃靠着身后的椅子,紫色的水晶镯子透过阳光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偏过头,他将手镯丢给二娃。“二哥,你对这个有印象吗?”

“没有”二娃接过手镯仔细看了看,试图在脑海里寻找与这个手镯有关的信息,但结果是一无所获。他们不清楚小七将这个手镯给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是用来传递某种信息,还是这跟他们之前的事情有关系?这算是一个提示?

“很熟悉”四娃想着小七小紫的样子,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他却怎么样也想不起是为什么而熟悉。他们小时候见过...完全没印象呢。不,也不能说是没印象,是模模糊糊有点印象,但是却什么将这个记忆完全唤醒。

然而正当四娃思索时,六娃那边传来一声大叫。四娃皱眉不满的看过去,就见六娃直接躲到一边,而他刚刚所在位置旁的桌子上,是一道裂痕。三娃给砸的。“我说三哥你够了吧,用得着拿桌子泄气吗。”六娃抱怨的声音中却带着一丝调侃,他知道三娃是因为想起来被小七调戏所以给气的。但正是因此才觉得有趣。

“闭嘴。”三娃瞪了旁边不嫌事大的六娃一眼,怎么想还是怎么生气。他竟然...他竟然都会被调戏?活久见好吗?而且那个家伙还,还一副无辜的样子。真是...

“三哥你再捏杯子就碎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