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洁癖不拆不逆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凹凸雷卡洁癖 黑执事双夏 夏尔和啵酱双生cp
魔道聂瑶 聂曦耀 盗墓瓶邪 全职叶皓
大概是一个写文的渣渣
日常刻章 会发点图片

百日狗崽/day64 【向阳】

总算是赶上了
字数稍微超了一下预料,不清楚有没有后续,可能有可能没有。
ooc预警,妖狐般若闺蜜组设定,妖狐出台少爷设定。


向阳

社会永远不存在真正的公平,有的人为了生活而奔波,而有的人却是生来便拥有常人所拥有的一切。常人所羡慕追求的一切,他们出身便有了。他们自然也就不懂为何寻常人如此的利益,甚至不屑。

“没想到你,也会和我一样。”在昏暗的灯光中,一切都显得如此暧昧。女人将手中的烟抛给对方,赤红色的长发顺着女人的动作划过,就像火焰在空中燃烧一般。旁边的调酒师识趣的送上两杯“巴黎之夜”,随后便将地方留给两人,自己到一旁去为客人调酒。

“阿姐还是在生小生的气吗?”修长的食指夹起被女人丢过的香烟,妖狐理了理自己银色的长发。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却显得如此妩媚,明明是彩色的灯光,在这酒吧之中却只让人感觉到昏暗。“以前是小生不懂事,阿姐就别怪罪了吧。”注意到旁边客人的目光,妖狐习以为常的抛了个媚眼,撩拨的人心痒痒后便侧过身,看着三尾一脸讨好的样子。

“行了吧,我哪有那么小气。”三尾吸了口烟,白稚的手上擦着鲜红色的指甲油。瞧见妖狐这样子轻笑一声,好像有些无奈妖狐的话语。她当然理解,曾经的妖狐家室显赫,过去自然认为他们这些人都是肮脏的。这种情况她了解,所以自然没有别的人那么激动。不过妖狐变成如今这模样,她却也没有想到。

“谢谢您啦”就在三尾回忆的时候,妖狐已经通过几个媚眼动作就把旁边的一个客人勾了过来,在他耳边轻说了几句话,客人就满脸笑意的拿出一张支票放在妖狐身边,凑在他身边嘱咐了几句后就又回去了。妖狐长相俊俏,在他们之中绝对是顶端的,所以这样这样受欢迎倒也是正常。只不过几个媚眼动作,就得到了一笔其余人坐台出台好几次都拿不上的价钱。

“你适应的程度超乎了我的想象”三尾吐了口烟,看着妖狐习以为常的将支票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脸上带了一丝暧昧的笑意。对旁边的调酒师轻声说了几句,在调酒师不可思议的眼光中拉起旁边的酒递给妖狐。“请你”

“三尾姐姐请小生?那小生就却之不恭了”妖狐挑眉,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旁边一些刚进入酒吧的女生被他的笑容所震撼。妖狐长相本来就好,现在又是刻意的露出这种温柔的笑容,自然让很多女生着迷。接过那杯酒轻轻抿了抿,修长白稚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这双手简直就是上天赐予的艺术品,只是用于与客人搭讪什么,实在是太过可惜了。

“三尾姐姐请妖狐喝酒,都不请我呀。我可是会吃醋的呢”一道显得有些过于稚嫩的声音从旁边传出,来人生的一张可爱的脸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正在上高中的孩子。但他身上的衣着却如此暴露,白花花的大腿与手臂完全暴露在外面。露肩的宽大短袖,随着他的步子不经意间将春光泄漏满园。毫不客气的直接坐在妖狐的身上,夺过他手中的酒杯,换了个方向将酒全喝了下去。随后对着三尾露出一个无比可爱的笑容“这么好的酒,三尾姐姐给妖狐,实在是浪费了呢”

“这不是般若你没来嘛,等着我再给你送一杯”三尾笑着转过身,她比谁都要清楚般若实际的样子。扫了眼一旁因为般若出现而蠢蠢欲动的人,眼中带着一丝的怜悯。这些家伙,还真是第一次来的吧。般若可不是什么乖孩子呢...他与他的外表,是完全相反的性格。
“你这一来就抢小生的酒,是不是不太厚道啊?”妖狐毫不介意的调整了个坐姿,让般若可以坐的舒服一点。他和般若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这里,他们都是挚友。般若可是比他会骗人的多了,主要是他那张脸,生的那么可爱单纯。他第一次见到般若的时候都被他的外表所骗。结果就看见他一脚踹在调戏他的男生的命根子上,脸上还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想到这,妖狐的身子都忍不住一颤。这心里阴影实在是太强。

“我可是为了你好呢”般若伸手想要去碰妖狐脸上的妆,但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妖狐给拦了下来只好作罢。憋了憋嘴从妖狐身上跳下,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朝调酒师勾了勾手指,示意他把酒端上来。

“是是是,不过你今天为什么来了。不是和他约了吃饭吗?”面对妖狐的问题般若不在意的耸肩,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棒棒糖拆开包装纸塞入自己的嘴里。“我放学的路上和几个熟悉的客人聊了会,被他看见了。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用再装好学生和他吃饭了”

“这样吗”可是他认为,一目连可不是那种会因为你这样就抛弃你的人。以他的性格肯定会以为你是被迫的。不出妖狐所料,没多久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人直接到般若身边把他手中的酒杯夺走,“般若。”

妖狐对般若做了个唇语便直接走开,将位置留给了一目连和般若。自己则往旁边的包厢走去,向着旁边负责的妈妈问道。“还有哪个包厢要坐台的吗”妖狐与普通的坐台少年不一样,妈妈们是不可能像对待普通的少年一样对待他的。他不愿意坐台的话根本没人可以强迫他,也就更别谈出台了。妖狐在这的待遇可以算是最高级的。

“这个包厢缺,包厢的客人看着很斯文,就在这”一位妈妈立刻露出殷勤的笑容,妖狐哪怕只是坐台价钱都很高,他总是可以讨的客人欢心。他们的中间费自然也就不少,赶忙的就给妖狐让出一条道来。示意他可以进到包厢里面。

“多谢妈妈了”妖狐对着那位妈妈笑了笑,他只不过是不想留在般若和一目连那里,那些事情他能不知道就不知道最好。反正坐个台而已,说几句话就可以拿到一大笔钱,何乐而不为呢。敲了敲门,妖狐推开包厢的门脸上露出妖媚的笑容。“抱歉让您久等了,请问您...”剩下的话语被堵在了嘴中,怎么样也说不出口。妖狐看见了那位客人的脸,那是一张他非常熟悉的脸...他日日夜夜想念的那张脸...

大天狗。

他之前的男朋友,在他家里破碎之前,在他家公司被收购之前,最爱的人。

没有想到会遇见他,会在这种地方,遇见他。为什么他会来这种地方,像他这样的人,像他这样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不过不管他是为什么来,都与妖狐无关。因为他并不想看见这个人。

“抱歉我走错房间了”妖狐进了包厢从来没有退出来的道理,只不过这次他打算破例了。他不想看见大天狗,他也无法把他当做普通的客人一样去对待。之前的爱还在,但是夹在这爱之间的,还有深深的恨。

“等一下”妖狐的手腕被人捉住,大天狗看着他,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充满着不可置信的目光,还有悲伤,愤怒,心疼...无数的感情掺杂在一起,让妖狐身体一颤。“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大天狗看着妖狐,声音之中带着隐约的愤怒。为什么,为什么妖狐会在这种地方。还有他说的话,难道他...难不成因为恨他妖狐就要这样作践自己吗。

“这与客人您,并无关系。”妖狐挣扎着大天狗捉住他的手腕,发现无法挣脱后干脆冷笑的看着他。他感受到了大天狗话语中的愤怒,怎么,认为他脏?他有什么资格愤怒,该愤怒的是自己,是被大天狗的公司逼得家破人亡的自己!

“...”大天狗见此知道自己可能说错了话,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妖狐不应该在这种地方,他应该在学校里面,他应该在舞会,他的手应该是用来弹奏钢琴,就像以前那样。而不是在这里为客人端酒...

“我干什么,与你无关,放手。”妖狐看着被大天狗死捉着不放的手,冷声说道。看着大天狗无论怎么样都不松手,有些恼怒的瞪着他。“松手!你听不懂人话吗,还是你想要和小生出台!”

“好”

“你...”刚刚那句话纯粹是妖狐恼怒之下的乱语,但大天狗的话却让他整个清醒过来。一个好字让他的心绪被打乱,大天狗将一张银行卡拿出放入妖狐的口袋里。“密码你知道。”

“..那走吧。”有钱不赚是傻子,就当做是与普通的客人,又有什么关系。妖狐推开包厢的门,对着旁边的妈妈们说了一句就与大天狗到了旁边的酒店。他熟悉大天狗的洁癖,他当然不会去那种肮脏简陋的地方,当然只会在这种大酒店里。就像以前一样。

妖狐走进浴室,主动的给自己灌了肠。明明是以前要他又亲又抱又哄才愿意做的事情,现在却是自己面不改色的做着。大天狗的技巧妖狐是熟悉的,第一次确实不是什么好的体验,但到了后来却是很让人舒服。很快,妖狐就在大天狗的身下发出了呻吟,他的身体因为他的触碰而有反应,与他缠绵。

只是,每当大天狗要吻妖狐时,妖狐都会避开。

“妖狐,我们”

“不必说了。这只是一笔交易。十万块,我的出台费。取完后我会让人把卡给你”妖狐的出台费很贵,价钱不是一般人给的起的,但对于大天狗来说,显然不算什么。妖狐忍住有些疼痛的腰,将自己的衣服重新套上,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大天狗要说什么。是的,他爱他,就像以前一样,甚至比以前更爱他。但是,夹在这爱中的恨,却是怎么样也无法消掉。

他与他,不过是两条相交线。在相交过后,便再无瓜葛。


下一棒 @阿岚大王 太太加油

评论(2)

热度(21)

  1. 狗崽搞事大队微墨暮兮 转载了此文字
    DAY.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