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墨暮兮

墨兮/秋木 all七cp洁癖不拆不逆 魔道金光瑶.薛洋本命.聂瑶.聂曦瑶. 阴阳师狗崽 沉迷all七无法自拔

【all七】血族 1

血族paro设定
all七指的是小七和小紫.



Chapter1

传说,亚当与夏娃生下了两个孩子,该隐与亚伯。该隐因为憎恨自己的兄弟亚伯而杀害了他,遭遇到上帝的惩罚。上帝让该隐只能隐藏于黑暗之中,终生必须依靠人血而活,且永生不死,永生受苦。而巫女莉莉丝教该隐如何运用血的力量,这便是血族的由来。

该隐是血族的始祖,相传他创造了第二代血族,而第二代血族创造了十三个第三代血族,他们建立了十三大氏族,反叛了第二代血族,拥有神一般的力量是如今的最强者。但实际却不是,血族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千变万化,所谓的最强血族第三代,早已经死去。

如今的血族生活在人界魔界的交界点,位于混沌的第二界生活在血族城堡之中。而血族城堡的王,则是该隐真正的后代,体内流淌着尊贵的始祖之血,乃是血族中的王者。而历代血族之王皆是世袭,一直传承到现在。

“这些便是血族的历史,上面所讲述的也都是真的”合上面前的书本,年轻的女人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个小团子,温柔的抚摸着他们的脑袋,轻轻的笑着。“这就是你们血脉的由来,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

“唔,洛姨。按书上面的说法,血脉越正统的血族力量越大,可我们只是半血族,为什么你说我们的力量很强呢?”一个小团子伸出白嫩嫩的手臂眨眨眼睛,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女人问着。

“嗯?因为你们两个继承了你们母亲完整的seed,又因为你们母亲的血脉,力量当然很强。”金色的卷发不经意间扫过小家伙的手臂弄得他有些痒,笑着将他的手放回被窝里面,女人吻了吻他的额头。“而且,你们可是拥有令纯血都羡慕的能力呢”

“是什么能力呀?”另一个小团子举起手臂,好奇的向自己的阿姨询问着。“嘘,这个你们不用管。你们只要记住我的话就好,千万不要让任何血族喝你们的血”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被子盖好,躺在他们的身边拉上灯。

“不早了,快睡吧。明天你们就要去血猎公会参加考试呢”女人温柔的笑容让两个小团子乖乖点头,全部都闭上眼睛好好睡觉了。女人看着他们睡下才轻轻叹了口气,金色的双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姐姐…你让他们继承你完整的seed真的没问题吗,那些孩子嫉妒心很强的,若是将来他们发现…

也罢,有我在,一定会呵护好他们。

日月交替,时间犹如白驹过隙那般,眨眼即逝。

“任务完成了?”洛娅回过神来,听见有些疑惑的声音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无事,看着他们交上来的seed小心的收入一旁的盒子里。抬起头看着少年有些感叹,转眼间他们都长大了呢,一下子就过去了这么多年。

“洛姨,现在有新的任务吗?”坐在对面的少年抬起头,黑色的长发不同于旁边的少年高高束起而是散落于身后,端正的坐姿无一不显示着少年的礼仪。有洛娅在,即使他们不是纯血贵族,那些礼仪却从来不会失到哪里去。

“嗯?你们刚刚才完成一个任务,不先去休息一会吗?”洛娅关切的看着他们,眼中是满满的温柔。他自然知道随着长大这两个孩子对于血族的仇恨也就愈加深,她并没有想过要去阻止什么,但是她绝对不希望两个孩子因为这种事情而伤害自己的身体。

“洛阿姨,我们想变强。”坐在旁边的少年开口,白稚修长的手指端着茶杯,轻抿几口后将茶杯放下,一双深紫色的瞳孔看着洛娅里面是毫不掩饰的仇恨。他想要变强,他想要报仇,这需要通过不断的练习,需要用任务来一步一步提升,所以他显得有些急迫。

“我知道你们两个的想法,但一定要注意好身体。我不希望你们受伤。”洛娅的目光和话语让他们心中升起一阵的暖意,再三保证他们的身体很好而且完成这个任务就休息后,洛娅才无奈的将旁边的任务交于他们。

“已经不早了,你们记得速战速决,做完之后立刻回家,我给你们做好吃的。”洛娅看着面前的少年离开捏了捏太阳穴,将桌上的东西清理好,思考着待会做什么给这两个孩子吃。要不就做巧克力蛋糕吧,这两个孩子都挺喜欢吃甜食的。

洛娅一边思考着一边清理着自己的东西,准备出去买做蛋糕的材料。只是她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没有机会吃她做的蛋糕了。而她知道这两个孩子发生的事情时,不止一次后悔自己就这样顺了他们的意,让他们接新的任务。

而正当洛娅挑选蛋糕材料时,另一边的”人们“才刚刚醒来。

“四殿下,请问您今天想选怎样的礼服”棕色檀木的棺材被推开,里面的少年睁开还有些困倦的双眼。听见旁边侍从的话语露出不耐的神情,扭过头那双绿色的双眼犹如寒冰一样刺骨,丝毫没有 管侍从的问题,冷冷的问道。

“现在是什么时辰”

“禀告殿下,现在六点,是”还没有等侍从说完,火焰便将他的身体烧为灰飞,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少年冷漠的站起身,从旁边的衣柜中挑选了一件白色的礼服。肩膀上的披肩垂在一边,华丽的礼服显示着他的身份。白色的手套因为嫌麻烦被甩在一边,看着地上的灰眼中不带一丝情感。

“不要吵我休息,管家下次找知规矩的。”站在一旁的管家俯身点点头,吩咐一旁的血仆将那些灰打扫干净。随后对着少年鞠躬说着“四殿下,二殿下找您有事,请您速去大厅”

“啧”少年闻言皱了皱眉,嘴中发出不满的单音后走出房间,丝毫没有在意刚刚被他冤枉处死的侍从,管家也没有在意,只是思考了一下放哪个侍从来替补这个位置。

金碧辉煌的大厅,豪华的家具奢侈到令人愤慨。穿着女仆装的血仆将新鲜的血液倒入杯中任由坐在沙发上的几人享用,随后便站在一旁等待他们的命令。一双双的眼睛早已失去焦距,失去自我意识,任由他们驱使。

“找我干什么”不满的声音打扰了几人的交谈,少年的皮靴踩在地上发出明显的声响。上前坐在早已空下的位置,端起无人用过的杯子将里面的血液自己的早餐服下,随后抬起头看着刚刚合上书本的人,毫不掩饰自己的不耐。

“四弟你还是这样”带着笑意的声音,将手中的书本放在旁边看着四娃,在他准备起身走人时悠悠的开了口。“我找到那两只小猫咪了呢。”

闻言其余人全部看着他,包括刚刚准备起身离开的四娃。二娃对着他们笑了笑,打了个响指身旁的血仆将几份资料放在他们的面前,以及最新探听到的他们的消息。这可都是他们寻找已久的呢。

母亲…我为了找他们可是花费了好大的力气呢。他们就是您与您心爱之人的孩子…我们现在才找到他们,一定是您保护的他们很好吧。明明都是您的孩子,您为何要抛弃我们,您怕我们伤害他们是吗…那我们还偏要对他们做出些什么才行。

“什么时候动手?”四娃放下手中的资料抬起头看着二娃,既然已经确认了那还需要说些什么。他很想知道呢,他们究竟是长得如何,究竟是为什么让母亲那么爱护他们守护他们…

“最新的消息不是说了吗,地点在两界的交接点,既然如此”二娃嘴角上扬,看着自己的兄弟们。

“还等什么?就现在吧,去见见那两只小猫咪。”

评论

热度(4)